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神雕侠侣外传 - 天上仙女焉能取?】【作者:hatley】
【神雕侠侣外传 - 天上仙女焉能取?】【作者:hatley】
字数:44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神鵰侠侣外传2- 天上仙女焉能取?

  杨过朗声说道:「今番良晤,豪兴不浅,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说着袍袖一拂,

  携着小龙女之手,与神鵰并肩下山。

  此刻,杨过只觉得一股说不上的欣喜由然而生,转身问道:「龙儿,你说我们要去哪儿好?」

  小龙女知道杨过不喜待在古墓,微笑道:「咱们便四处游历,如若撞见不平之事,便举手相助。」

  杨过十六年来四处行侠仗义,现下更是多了小龙女陪伴,自是喜不自胜,两人下山后,见天色已暗,

  找了间客栈两人共处一室,小龙女柔声道:「过儿,今夜就属我们俩,不会有人来打扰的。」

  杨过明白小龙女言中之意,伸手搂着小龙女,卸去衣服,在小龙女耳边细语:
  「龙儿,你真如天上仙女般貌美。」只见小龙女脸上潮红,身子发烫,依偎在杨过身上,

  洁白的身体如玉一般完美无瑕,杨过探道小龙女耳边,轻吹了一口气,小龙女的身子颤抖了一下,

  便感受到杨过正抚摸着自己,一股爱液伴随流出,杨过见前戏已足,挺身将阳具没入小龙女的蜜穴中,

  小龙女虽已不是处子之身,可突如其来的刺激,仍是忍不住叫了出来,杨过见小龙女面容难受,

  便慢了下来,小龙女强忍疼痛,突然,一股噁心难受之气冲了上来,哇的一声,吐了一口鲜血,

  杨过大惊,哪里还有行房事之欲?赶紧扶起小龙女替她穿上衣服,助她调匀气息,

  原来小龙女之所以可以抗拒剧毒,是出於少欲少念之心,但是与杨过相见后,
  少欲少念已全都抛诸脑后,只见小龙女接连吐出了好几口先血,晕了过去,任杨过如何聪明,

  此时也束手无策,只能紧抱着小龙女,盼其早日醒来,次日上午,小龙女悠悠转醒,

  无力地向杨过道:「过儿,其实我俩能再相见也是上天的恩赐,如若我活不成了,

  你便将我葬在古墓中,自己云游四海吧,若是能够遇上一名投缘的女子,便娶她为妻,

  让她替你诞下许多孩子。「听了小龙女这番话,杨过只觉眼中一片模糊,
  泪水止不住地流了出来,小龙女缓缓抬起手臂,替杨过逝去眼泪,

  杨过眼前一片黑便晕了过去,醒来时已是午夜,怀中的小龙女已是一具冰冷身躯,

  杨过站了起来,烛光照在小龙女身上,心中又是一酸,只缓缓地弯下腰,抱起小龙女。

  入古墓后,杨过将小龙女的遗体放入棺材中,猛然忆起李莫愁闯入古墓时,
  自己曾与小龙女卧在棺中,心中一阵酸楚,伏地痛哭,接连数日,杨过都未食一物,

  只呆坐在诺大的古墓中,回想着自己和小龙女的往事,朗声道:

  「姑姑,过儿捉蝴蝶去啦,这次肯定能捉到很多蝴蝶。」说着便出了古墓,原来是伤心过度,

  竟乱了心智,摇晃地出了古墓,逢人便问:「有没有见到过我姑姑。」这时,见一名少妇,

  失魂落魄地骑着红马,两人擦肩而过,只觉得彼此甚是面熟,到了晚上,
  杨过依然一人在街道上游荡,须知杨过所习的玉女心经,最忌讳的就是心情起伏不定而乱了内息,

  杨过身子一软,倒在地上,恍惚之际,只觉得自己躺在床上,眼神朦胧之际,见到一名女子,

  身材曼妙,正坐在自己面前,杨过惊讶地说道:「龙儿,我找了你好久,你去哪儿了?」

  女子端了碗粥,柔声道:「吃了它吧,你似乎饿了许久。」伤心之际,
  杨过竟将眼前女子误认成小龙女,一手接过粥,狼吞虎嚥地吃了下肚,又将眼前的女子搂入怀中,

  道:「龙儿,你不是想替我诞下孩子吗?」伸手脱去女子的衣服,女子大惊,道:「你失了心吗?」

  眼前的女子已被自己卸去了外衣,剩下白色内衣,满脸通红的望着自己,杨过定了定神,

  发现竟是适才见到的少妇,连忙赔罪,只见女子并无愤怒之情,反而流了两行泪水,

  哽咽道:「杨过,你怎地成了这副模样,难道龙姑娘出了什么事了吗?」
  原来这名女子竟是郭芙,前些日子耶律齐得郭靖传授降龙十八掌后,竟携打狗棒降於蒙古,

  丐帮上下无不震惊,郭芙更是羞愧不已,没想到自己夫君竟是如此之人,
  许多人更是迁怒於郭芙,郭芙从小心高气傲,不料竟逢如此侮辱,当晚离家出走,

  却撞上杨过,郭芙见他失魂落魄之貌,且身边并无小龙女陪伴,便将杨过带到客栈中,

  两人得知彼此情形后,只觉同是天涯沦落人,郭芙哽咽道:「杨大哥,是我累的你失去妻子,

  你如愿意的话,就将我当成下人,在身边唤着用吧。「杨过一巴掌打在郭芙脸上,

  力气之大使郭芙倒在地上,暗自哭泣,杨过很是不耐烦,正色道:

  「若非你行事鲁莽,龙儿又怎会剧毒难解,我又怎会丢了一条臂膀?」其实杨过於郭芙砍伤自己一事,

  已不是那么在意,只是逢小龙女之死,心中悔恨之气顿时难以宣泄,现下全发泄在郭芙身上,

  可怜了郭芙,只见郭芙伏地不起,悲伤道:「如今我已名声扫地,你既不肯原谅我,

  又有何处能容得下我。「语毕,拔出了一柄短剑,往自己的脖子抹去,
  杨过原以为郭芙依旧是死性不改,不料竟成如此局面,伸手夺了郭芙的短剑,
  只见郭芙眼泪如雨,心高气傲的郭大小姐,竟如此温柔可人,心中一软,
  将郭芙搂在怀中,柔声道:「往事不必重提,我会随你去取了耶律齐的性命,再与你长相廝守。

  「郭芙虽为人妻,却遭逢如此变故,也就毫不抗拒地靠在杨过身上。

  次日上午,杨过费了一番心思,终於劝动郭芙回家,刚进了家门,郭芙又是一阵难过,

  眼泪怔怔地流了下来,杨过只得赶紧安抚她,却不见黄蓉惊讶地站在身后,
  原来黄蓉见杨过没有小龙女陪伴,也多少猜到出事了,可却不解杨过为何安抚女儿,

  待得杨过说明原委后才宽心,当晚便留下杨过作客。

  杨过回房后整顿了行李,听见敲门声,见黄蓉站於房外,赶紧迎了进来,
  道:「郭伯母这么晚了找我可有什么事?」黄蓉正色道:「过儿,你已听说芙儿的事了,

  本来女子应是嫁夫从夫,可偏生耶律齐竟是如此心狠之人,以致芙儿陷入两难,

  其实芙儿心中一直有你的,只怪我怀上她时年纪尚轻,没有严加管教,让她养成了刁蛮任性的性子,

  只盼你别往后太责备芙儿,夜也深了,郭伯母也不便再打扰你休息了。「
  黄蓉说着竟掉出眼泪离开杨过的房间,杨过见黄蓉语出真诚,话中竟还有些自责,

  顿时竟不知该如何应对,突然房门又遭打开,进来的竟是郭芙,杨过惊讶道:
  「你怎地进了我这儿,难道不怕惹人闲话吗?」郭芙脚步蹒跚,满脸愁容,忧伤道:

  「我的丈夫已是如此,难道还怕什么闲话不成?」杨过心生怜悯,将郭芙搂入怀中,

  一阵幽香扑鼻而来,此时夜深人静,一男一女同处一室,杨过把持不定,褪去郭芙衣衫只留亵裤,

  蜡烛照映下,让郭芙原已经洁白的皮肤更显雪白,杨过见郭芙并未阻拦,
  迳自将手伸向郭芙下身,由大腿处缓缓而上,直至碰触到郭芙下体时,
  才发现原来郭芙下体已是湿了一片,杨过大喜,将郭芙抱到床上,解开亵裤,
  只见一片光滑的下体,沾上些许的蜜液,更飘出一阵阵花香,郭芙此时已无法正眼看着杨过,

  待杨过说几句轻浮话语,郭芙更是全身都软了,任由杨过的手在身上抚摸,
  杨过一手伸向郭芙蜜穴,一手挑逗着郭芙粉色的乳头,更藉着不断流出的蜜液搓揉郭芙的阴蒂,

  郭芙猛然颤抖了一下,蜜液喷得一蹋糊涂,杨过知道郭芙高潮,

  於是将自己的阳具对准郭芙娇嫩的蜜穴差了进去,深入不到一吋,郭芙已是满脸痛苦,

  此举让杨过甚感讶异,只因杨过从小在外长大,知道女孩子家在第一次行房时会异常疼痛,

  郭芙柔声道:「杨大哥,耶律齐自与我结为夫妻以来,虽有行房,却从未真正做过此事,

  是以我至今仍是处女之身。「杨过又惊又喜,连忙缓了下来,只感觉阳具已碰到一层阻碍,

  柔声道:「芙妹,因缘之下你今日竟能献身於我,往后我定不会负你。」听到了杨过这番话,

  郭芙感动地掉出泪来,微笑道:「今后我只依你一人的话,你说什么我便照做,就是再艰难的事我也办到。」

  杨过探头吻了郭芙的嘴唇,下身用力一送,破了郭芙的处女之身,郭芙虽疼痛却不敢作声,

  以手轻轻呜住嘴,杨过见郭芙调适得来,开始缓速抽动,郭芙原先因疼痛而扭曲的脸蛋也逐渐放松,

  随着杨过抽送速度越来越快,郭芙的蜜液伴随着鲜血流出,呀的一声,
  杨过将自己的精液全数注入郭芙的蜜穴中,然则杨过这时的内力已是当世少有,

  怎会因一次射精而累?只休息一下,又将阳具插入郭芙体内,继续抽动,郭芙此时已是瘫软无力,

  可却不愿扫兴,只不作声地忍着下体一波波涌上的刺激,身体一阵颤抖,又是一次高潮,

  杨过只道郭芙正享受着,竟抽出阳具,伸手进入郭芙蜜穴中抠弄,郭芙遭杨过抚得蜜液直流,

  娇喘连连,杨过见郭芙在次高潮,又将阳具差了进去,快速抽弄几下,
  蜜穴里的抽蓄也让杨过再次射精,回过神来,只见高潮后的郭芙全身瘫软在床上已是神智不清,

  杨过登时悔悟自己做得太过火了,大感怜惜,将郭芙搂入怀中,醒来时已是早晨,

  见郭芙依偎在自己身上,虽醒着却不起身,娇弱的脸孔伴随着满足之貌,杨过缓缓扶起郭芙后,

  起身欲将两人的衣物拿到床边,突然呀的一声,惊讶道:「怎么咱俩的衣服都已摺好放在桌上了?」

  郭芙越想越不对劲,惊讶的神色显露在脸上,道:「杨大哥,你看看摺好的衣服衣领可是向内摺的?」

  杨过看了看,确实如此,道:「是啊,有什么不对吗?」郭芙大羞,道:
  「杨大哥,一般人摺衣服时,多把衣领向外摺,可我娘却习惯向内摺。」杨过听了后,

  心想:「不错,昨晚郭伯母离去后芙儿随后进我房内,以郭伯母的机智又怎可能直接离去,

  定是在外头看着我与芙妹,可是如若郭伯母在外头,我褪去芙妹衣裳时郭伯母又怎不阻止,

  难道是有意让我与芙妹行房事?「杨过不解,牵起郭芙便即去找黄蓉,只见黄蓉脸上并无怒色,

  道:「芙儿,娘和过儿单独说几句话,你先等着。」语毕,将杨过带离郭芙,正色道:

  「过儿,耶律齐心也真狠,竟从未真心待过芙儿,幸得老天怜惜让她遇见你,你们以后只需记得,

  不能让襄儿遇见,其余的事也就随你们作主吧。「杨过听了这番话后,知道黄蓉并不怪罪昨晚之事,

  更是希望杨过能够带郭芙远走天涯,当下感动,跪倒在地,道:

  「郭伯母,过儿不会忘记您和郭伯伯的教诲。」黄蓉听了后,微笑的点了点头,

  望着杨过携郭芙之手走出郭靖府。

  行了多时,郭芙柔声道:「杨大哥,耶律齐的仇我不想报啦,我与你在一起多么快活,何必让尘事缠着不放?」杨过暗自佩服郭芙不愧是当代大侠郭靖之女,竟能有如此广大的心胸,

  郭芙见杨过默默不语,道:「杨大哥,你能带我去祭拜龙姑娘吗?」杨过听到后望向天上,

  喜道:「龙儿,定是你在天之灵,保佑我遇见芙妹的吧!」自此,

  杨过与郭芙便时常出入活死人墓祭拜小龙女,待郭芙有了身孕后更是定居於活死人墓中,从此远离武林的是非纷扰。全文完

  后记:原本答应要以小龙女为主角本篇,在此向各位道歉。我知道依照这样的剧情安排

  恐有些人难以接受,可换个方式想想,神鵰侠侣之所以如此着名、如此精彩,
  又何尝不是因为书末所留下的开放式结局,这让每个人能够选择去相信、去架构

  自己所喜爱的结局,在此不妨和大家说,在多次阅读神雕侠侣后,我更喜爱郭芙,

  这个女子,年轻时个性鲁莽、任性,可是随年龄增长,也变得成熟稳重,
  甚至我认为郭芙较郭襄来得更有责任感,亦即大侠之气,以上是小弟的拙见。
[ 本帖最后由 观阴大士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