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成了妈妈与丈夫的月老】(08-09)【 作者:cnhkca2005】
【我成了妈妈与丈夫的月老】(08-09)【 作者:cnhkca2005】
字数:700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8章、急救

  我压住要拆穿谎言的冲动,把妈妈扶到沙发坐。扶起妈妈的右脚,有纱布看不见受伤的情况,不过摸上去是略微比左脚肿胀。

  「我刚才已经帮妈做了急救处理,其实没伤到筋骨,没大碍,休息两天就好。」丈夫站在一旁说着。

  作为一个健身教练,也有专业的运动训练,丈夫在急救这方面的确是有些基础,既然他说没大碍,我也放心了不少。

  说到这里,门铃响了。

  「应该是外卖到了。」丈夫穿了件T恤开门付钱。

  丈夫捧着热腾腾的食物放在大厅的几上,看到他点了我最喜欢的披萨客,可是我却一点胃口也没有。不过吃披萨的好处是大家可以随便坐哪吃都行,於是全家就在大厅的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开餐了。

  和他们看了一会儿新派玄幻剧,我眼中全是古装人物的影子,可是脑海完全没在意剧情,只是想着为什么妈妈要说谎,而丈夫又帮着说谎。就像妈妈有意无意地包庇丈夫对她内衣做了猥亵的事情那样,他们之间似乎彼此有默契地互相掩饰。

  假如我不知道丈夫在妈妈的内衣上射精,假如我不知道妈妈在帮丈夫清洗地上的精液,假如我不知道今天下午妈妈是完整无缺地回到家里,假如……可惜世上并没有假如,既然我知道了,那就无论如何也不能视而不见,我只能去挖掘真相,更多的真相。

  我吃了两块披萨,藉口太累回房休息,留下妈妈和丈夫在大厅讨论着哪个主角比较火或哪个配角演技不错的口水话题。

  我轻轻地关上房门,坐在书桌前,拿出手机,打开大厅摄像头的登入APP,开启了今天下午的录影内容。

  「要不我们试试看?哦~ 我说的是裙子和高跟鞋。」当妈妈打开那盒桃红色的内衣时,丈夫一副打铁趁热的模样,如果没听到后半句,还以为要妈妈穿上内衣给他看。

  踊踊欲试的妈妈答应了,收拾起所有衣物进房间里。丈夫则坐在沙发上等候,从他时不时瞄着卧室的余光,看得出他多么期待。

  在丈夫焦急地等待了几分钟后,妈妈才扭捏地走向大厅。黑色的紧身舞裙,把妈妈有着D罩杯的傲人胸部,丰满的臀部,纤细的腰身都毫无遗漏地修饰出来。穿上才看见是大露背,前胸是一个V领,虽然不深但足以露出一片雪白的乳肉,圆滚的饱满的双乳夹出一条沟,就像藏着一个吸引眼球的黑洞,看了都移不开视线。裙摆堪堪遮过圆润的翘臀,两条修长雪白的美腿裸露出来。脚下一对五公分高的白色高跟鞋,配上妈妈的腿长,把黄金分割完美地演绎。

  丈夫看得眼睛都直了,差点没能把眼睛从妈妈的胸脯上移开,愣了几秒才惊呼称讚「妈,你真是太好看了,下星期男学员们都不能专心上课了。」

  「从来都没穿过高跟鞋跳舞,这拉丁舞还真不容易。还有这舞裙比想象中短,刚才应该挑另外那件长摆点的,被你忽悠了。我跳传统舞蹈,都有专门的民族服装,这件背露太多了吧,有点凉。」妈妈摇摆地走了几步,不自在低头地端详自己的穿着。

  「MayI?」这时丈夫做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动作,优雅地伸出左手,做出一个邀请跳舞的国际礼仪姿势,配上嘴角微翘的笑容,似乎让谁也难以拒绝。
  妈妈也愣了一下,脸上微微发红,低头不敢看丈夫,眼睛余光瞟着丈夫伸出的手掌,一副想搭又不好意思的表情。

  「妈,别太在意。下星期我们就要一起上舞蹈课,先熟悉一下也好呀。」丈夫把一切看在眼里,适时地又抛出另一个理所当然的理由。

  「嗯……」话都说到这,如果妈妈再犹豫,那就好像有点太奇怪了。反正迟早都要一起跳舞了,早点接触一下熟悉彼此的身体动作,有何不可呢?不知道是否这个想法捅破的妈妈心中的顾虑,她终於大方地伸出右手搭上了丈夫的手臂。
  「来,我们试试转一转。」丈夫又机不可失地拉起妈妈的另一只手,他们双掌交扣,原本被妈妈搭住臂弯的左手,又轻轻地搂住妈妈的腰部,把妈妈的身体往他自己拉近。

  虽然两人的肉体没有贴在一起,保持着一条缝的距离,但我印象中他们应该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靠近过吧。再细想一下,记忆中他们甚至没有过身体接触的。难道这是第一次拉手?这种手掌相握,可以感受彼此掌心的温暖,即使比不上十指紧扣的交缠,但一般也只有情侣才可以做到吧。我心里瞬间升起一股由醋意萌发的气愤。

  丈夫把一切都做得行云流水。我看着他那么自然的动作,怎么觉得他其实像已经有根底的舞蹈者,一点都不像初学者?不对,丈夫从来没说过他有没有学过舞蹈,以为他没有基础只是我先入为主的想法吧?难道他们体校也有舞蹈课?或者他本身就会跳某些种类的舞蹈而并没有告诉我?

  当丈夫搂住妈妈腰部的一瞬间,我明显看到她的身体一下僵硬起来,像机器人那样,连胳膊都转不开了。熟知妈妈的我一下明白了,怕痒的妈妈一下被丈夫挠到敏感的位置。再加上爸爸走了这么多年,她的身体一直没被人碰过,这次丈夫的触摸也是破天荒的。

  「妈,放松点。我们试试做几个步法,你跟着我做。」丈夫很识趣地把手从妈妈的腰部移开,按在后背上。这让妈妈顿时轻松了不少,身体开始活络,姿态也自然起来,认真地跟着丈夫转了几个步法。

  其实对於有舞蹈底子的妈妈来说,这些步法非常容易上手,重複两遍之后基本已经和丈夫配合得有模有样。

  「哎哟!」就在一切顺利的时候,妈妈忽然一声惊呼,身子一斜失去平衡,倒在丈夫的怀里。身材较高的丈夫则迅速弯下膝盖迁就妈妈的高度,左手紧抱妈妈的纤腰,右手托住她的臀部,稳住跌倒的下坠力。

  原来,不熟悉高跟鞋的妈妈,不小心拐到脚了。情急中为了不摔倒,她的右手不自觉地勾住丈夫的脖子,两团巨乳紧紧压在丈夫的胸前。

  妈妈的惊呼让毫无准备的我也吓了一跳,可是更让我心跳加剧的是,清清楚楚地看见原本相距一线的两个躯体,也在丈夫的紧抱下黏在一起,小腹贴着小腹。
  「怎么了?扭到了?」即使稳住身形,丈夫还没舍得放开裹住臀部的右手,但作为健身教练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嗯……」不知道是因为扭到,还是因为被女婿抱住身躯,妈妈的脸蛋一片红彤彤。

  这时候丈夫一把横抱起妈妈,这一举动让她措手不及,双手更加紧紧搂住丈夫的脖子。

  丈夫把妈妈抱往沙发上,半蹲着拾起她的右脚,稍微检查后说:「没事,幸好我扶得快,韧带没损伤,等下我冰敷消肿后,再帮你推拿一下,帮助关节复位。」
  然后丈夫走进厨房,一会儿出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块毛巾包着胀鼓鼓的东西,然后轻轻地压在脚踝上。

  「嗯……」妈妈轻轻地哼了一下,那声音像猫儿般,带着磁性的尾鼻音,如果只听声音会让人浮想翩翩。

  「很冰!」也许意识到自己声音的问题,妈妈红着脸又解释了一句。

  丈夫却毫不在意,只是细心地用包着冰块的毛巾,反复印压着脚踝。就这样过了几分钟,丈夫又握着脚踝,一边用拇指按摩伤处,一边抓着脚掌缓缓旋转,脸上的表情专注得让人非常安心,所以妈妈也乖乖地坐着任其施为。

  「看来下星期是不能去跳舞了。」安静地坐着的妈妈忽然说了这一句。
  「唔……也不是,你的情况很轻微,再加上我及时处理,只是这两天走路要稍微注意点,最好在家休息一下,我这两天会再帮你做一下物理治疗就好。现在我会把你脚踝抬高于心脏水平,通过按摩挤压,把水肿打回心脏,这样水肿一消韧带自然恢复的更快。你把身体再坐低一点。」尽管我没听过这种奇怪的推挤方法,但丈夫用毫无质疑的口气说,看着这么专业的护理,再想想他的职业,很容易让人对他的话深信不疑。

  「那太好了!」妈妈喜形於色,按照丈夫的指示把身体坐低,侧躺着沙发。
  丈夫慢慢地抬起妈妈的小腿,一手捏住脚踝,一手压住脚板推挤,真像要把水肿推回心脏似的。

  「妈,我顺便帮你按摩一下脚底吧!」丈夫忽然说。

  「嗯,不用了,我感觉好多了,没什么大碍。」妈妈连忙拒绝。

  「顺手而已。自从结婚后,我也没什么机会孝顺你。这半年你帮忙照顾着雯雯,也辛苦了不少吧。」

  「雯雯是我女儿,有事照顾她我这个做妈的是理所当然。只是不知道她的病能不能彻底根治,最怕是潜伏着又复发。啊……啊……」妈妈原本一脸忧虑的谈着我的病情,忽然唐突地发出呻吟。

  「妈,刚才这个穴位是治疗食欲不振的。然后这个位置是针对消化不良和便秘。」丈夫微笑地地说。

  「啊……嗯……好酸啊……受不了……」妈妈扭着脚要抽回来,却被丈夫紧紧抓住。

  「这个位置,针对失眠,头痛。还有这里,可以强化记忆。」丈夫却不管不顾,继续按摩和解释。

  「呵呵……好痒啊……」妈妈咯咯地笑着,身躯反应越来越剧烈,臀部和腰身更像水蛇一样扭动,胸前的乳肉也随着摆动,像一块颤抖的乳白色凝固的芒果布丁,如果是男人看见绝对会想上去咬一口。可惜我的摄像头只能看到丈夫的脑壳和背影,却不知他现在是什么神情。

  「痛……痛啊……」这时妈妈又紧紧抓住沙发扶手,抬高臀部,秀眉紧蹙。
  「痛才有效果,妈你忍着点。」

  听了丈夫的话,妈妈果然就安静了一点,不过偶尔还会发出哼哼的声音,那种既压抑又忍不住,如果不看视像,还以为一对男女在做那种事。

  又一会儿,妈妈已经停止了身体的扭动,出奇地没再发出声音。每一次丈夫手臂向前推一下,妈妈的小腹也向上抬一下,我本以为是丈夫的力道所致,但是慢慢也看出点端倪。因为开始是非常的轻微,然后幅度越来越大,接着是明显看到屁股和腰部也随着节奏扭动。

  妈妈瞇起眼睛仰躺,原本紧紧抓住沙发边的手指也放松了下来,脸上透着粉红色的红晕,呼吸急促,惬意享受的脸上出现了细密的汗珠。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难道丈夫像气功大师那样在运功疗伤?

  而我发现,这期间丈夫把妈妈的脚越抬越高,原本已经很短的裙摆也缓缓向上褪去,更要命的是,随着两腿距离的分开,大腿根部的春光正在逐渐泄露,但闭起眼睛享受的妈妈却毫无知觉……

              第09章、试探

  妈妈的短裙缩得越来越高,我不知道丈夫是不是有意这样做,虽然他没有停下手上的推拿动作,但从他的角度来看,妈妈的裙底风光肯定被饱览无疑,只是从摄像头的角度是看不到她有没有换了新买的那件桃红色内裤。

  「阿伟,你现在按的是什么穴位,好舒服啊~ 全身暖洋洋的感觉。」妈妈终於打破安静,特地问推拿细节,看来她真的非常喜欢这一段按摩。

  「这个部位对女性特别好,有助於女性阴道体液分泌和子宫健康,甚至可以舒缓性生活不协调而产生的焦虑症等等。」

  我听了感觉不可思议,脚底按摩还能有这种功效?是瞎掰的吧!

  妈妈更是睁大眼睛,不好意思地坐直了身体,然后她也看到自己的白腿被女婿抬着,大腿根部之间不知不觉地已经打开好久,下意识马上夹紧。

  「阿伟,我……我感觉好多了,谢……谢……」大囧的妈妈连说话都有点不利索,神情一片尴尬。

  「没事的妈,这个穴位要多按一下才会有更好的效果,平时都没什么机会孝顺你,有机会我得多为你做些事。再按五分钟就好,很快的。」

  妈妈听到丈夫殷勤的话,似乎不忍心拒绝,脸色犹豫了一下。就这一下迟疑,不知道丈夫用了什么魔法,手上姿势一变,妈妈顿时咝地吸了一口气,顾不上大腿的春光,挺起臀腰,双手紧紧抓住沙发边说。

  「好酸啊……」过了好几秒,妈妈才松开绷紧的身体,瘫软在沙发上,双颊潮红,呼一口气说。

  「那我轻点~ 」丈夫的声音磁性得像电台的主播。

  妈妈终於不再说什么了,拧紧沙发,和丈夫对视几秒后,闭起眼睛安静地躺着。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虽然听不到她有发出什么声音,但从妈妈的嘴角可以看出,她是轻轻歎了一口气。

  我仔细观察丈夫的手法,熟练中带着规律,我自己当然没学过什么脚底按摩,但也觉得有模有样,不像是新手或者乱按一通。

  就在我以为丈夫会这样按完五分钟,丈夫手势忽然一变,右手依然固定着脚掌的高度,左手手指捏着跟腱一路往上,然后手掌紧握着妈妈的小腿肚揉捏,再接着是膝盖后面的肌腱。

  「妈,我再帮你活动一下关节。」丈夫忽然说完这句,没等妈妈做什么反应,左手终於攀上了妈妈的大腿,右手也逐渐把脚掌抬高,这样妈妈的裙底春光肯定是一览无遗。

  这是在慢慢试探妈妈的底线呀!

  就在我心里替妈妈着急的时候,妈妈的反应却出奇地安静。她紧闭的双眼上,睫毛微微地颤抖,脸颊潮红不知是害臊还是兴奋。

  不过,没等丈夫的魔爪爬进大腿根部,妈妈就已经坐了起来。

  「阿伟,我觉得好多了,谢谢你。我有点累,回房躺一下。嗯……那个晚餐我等下再出来做。」妈妈红仆仆的脸上,沾染着细密的汗珠,是兴奋还是紧张,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哦……今天都这样了,妈你就别忙了,等下我叫个pizza外卖,省事!再说好久都没吃了,今晚就换换口味吧!」丈夫似乎毫不在意妈妈忽然坐起来的举动,反而非常贴心地提出一个让妈妈轻松的晚餐方案。

  「那……好吧!」妈妈没多说什么,低头踮着脚走回客房,完全没和丈夫有眼神接触。

  在我看来,那似乎是一种逃避!逃避着丈夫的逼近。

  丈夫用喷火似的眼神看着妈妈进房背影后,抬起摸过大腿的左手,慢慢地把五指攥紧成拳头,放在鼻子下嗅了嗅,嘴角勾出一抹笑意。

  我在手机前看得口呆目瞪,特别是丈夫最后一幕的笑容和动作,十足电视剧里面奸角表情。他对妈妈的企图昭然若揭,我完全难以找到其他为他开脱的藉口,这还是我熟知的丈夫吗?

  没等我再多想什么,房门打开了,丈夫终於和妈妈看完了电视,回房准备洗澡睡觉。我赶紧关掉视频,装作上网看新闻。等他洗涮完毕,轻轻地扔下一句「明天开会,我先睡了,你也别太晚了。」就躺上床睡下了。

  我关上浴室的门,内心五味杂陈。丈夫似乎没有发现我的异常。是他不再关心我?还是我掩饰得好?

  我站在镜子面前,抹开淡淡的雾气。镜中的女子有着鹅卵石的脸孔,细长的眉毛,眼睛不大,浓密的睫毛上刻着双眼皮,红润的嘴唇,胖嘟嘟的鼻头肉……我自觉不算美女,但也长得五官端正,对得起观众。

  慢慢地褪下衣袍,露出雪白的胴体,均衡的骨肉。仔细端详后,我忽然感觉无比的失望,是对身材的失望。秀气的锁骨,欠缺一种成熟性感的丰满,大馒头一样的B罩胸比不上36D的波涛汹涌,挺翘结实的圆臀没有肥厚摇摆的肉感,似乎一切都比不上妈妈,那种中年女性的丰熟风姿。

  洗完澡后,丈夫已经熟睡,看着他英俊而熟悉的脸颊,煽动的鼻翼,却感觉是一个陌生人。

  我背着丈夫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不知过了多少时间,迷迷糊糊之中,感觉床铺响动,顿时醒了七分,这个时间应该是丈夫要上厕所吧。旁边窸窸窣窣着,呼吸声却越来越近,即使背着丈夫,我仍感觉他在靠近我,连忙闭着眼睛装睡。

  「雯雯……」丈夫忽然在耳边轻轻地叫唤。

  还没考虑好要不要答话,我想起丈夫曾经在妈妈内衣裤自慰的事,有种不好的预感。

  丈夫又轻声叫唤我几次,确定我真的睡下后,打开了房门往大厅走去,而不是浴室。

  果然……听到是房门打开的声音,我感觉整个人都很不好,躲在被窝的身体都在颤抖,眼泪哗地涌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五分钟?十分钟?还是十五分钟?我完全没有概念,只觉得度时如年。房门的隔音很好,虽然晚上小区非常安静,妈妈也应该睡下了,但我完全听不到外面大厅的声音。

  我一动也不敢动,害怕丈夫忽然开门进来,发现我装睡。为什么明明错的不是我,反而要我做最受煎熬的承受者!我真的找不到答案。

  终於,我等到房门打开的时候,丈夫蹑手蹑脚地走进来。我全身一紧,更不敢再动,连呼吸都放慢了许多。

  可是奇怪的事,在关上房门之后,反而全无声向,丈夫没回到床上,也全无任何脚步声,如果不是听到他若有若无的呼吸声,我还以为他凭空消失了。
  我偷偷睁开眼睛,从梳妆台镜子的反射中,隐隐约约看到丈夫把耳朵贴在房门上,似乎在偷听大厅外面的动静。

  大厅能有什么动静呢?妈妈也睡下了呀!不对!不对!我脑子忽然灵光一闪,抓到一点蛛丝马迹。

  照上次视频来看,妈妈或许又会出来帮丈夫打扫「战场」,难道丈夫在探听妈妈的动静?这么想的话,丈夫岂不是早就知道妈妈知道他的猥亵行为。即便这样,丈夫还是一如既往地敢这么做,岂不是捏准了妈妈的默认,哑忍还有纵容!
  再想想今天下午的一幕幕,原来是丈夫早就知道妈妈不会撕破脸。而他敢顺着妈妈的小腿往上摸,就是要慢慢试探妈妈的底线,甚至是慢慢地把底线越推越低,最后是要……

  我真的不敢再想下去了……

  长时间的一动不动,让我身体有点麻木,但我更觉得自己内心的某些东西也麻木了,是什么?我说不出,反正,我只隐隐约约感觉到丈夫躺下,睡去,然后我的意识也在混沌中沉下去……

  一觉醒来,丈夫已经上班去了,空荡荡的卧室,空荡荡的心。我走到大厅,妈妈也不在,但是饭桌上是留下了纸条:「雯雯,早餐在桌子上。我去看看医生,晚回。」

  看妈妈昨天的伤势,应该没那么严重,经过丈夫的急救处理,问题不大呀!是在逃避我吗?那真的只有妈妈自己才知道。

  本来还想要不要暗示一下妈妈,等晚上丈夫回家,又没有机会了。

  我呼出一口气,放下纸条,瞄了一眼妈妈住的客房,自从妈妈搬回来住之后,我也一直没进去过,忽然好奇里面变得怎样。

  轻轻地推开门,扫视一下房间,床、衣柜等等没什么改变。书桌蛮乾净的,没有灰尘,放着一些纸笔,看来妈妈偶尔会用来办公吧。不过书桌下的柜子钥匙没插着,我拉了一下,发现是锁着的,也许妈妈拿来放重要的文件吧。

  我又打开了衣柜,都是妈妈的东西。虽然当时是为了临时照顾我而搬进来,但是几个月过去了,基本上林林种种的衣服都有,这里已经等於妈妈的家了。
  我一眼就看到那件黑红色的蕾丝胸围,也就是我第一次看见丈夫在上面射精的那一款。胸围和裤子叠得很整齐,而且整摞只有这一套,看出来是特意另行放着,别的都是一类类叠着。

  咦!如果这件在柜子里,那昨晚丈夫是用哪一条……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