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杨柳传】(01)【作者:johnyoung】
【杨柳传】(01)【作者:johnyoung】
字数:60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               杨柳飘絮

  杨亚尔从外地读书回来,告知以前生育却没养育和不记得孜孜教诲过多少人生道理的父亲杨泰已经奄奄一息了,希望回去能见一面,人是见到了,但那天来排队见面的人却异常的多,据家里以前的奶娘阿妈汪春华介绍,你的二姨娘,甚至你母亲去世都不知道的三姨娘,还有一些叫不上口的亲戚。

  父亲当时候说的,阿仁,我要走了,以后得好好照看家里的人,只是这几句,亚尔后面在也没有听进脑子,因为当初求学的时候,父亲只是要求请老师私教,可他固执执拗,偏偏要离去,父母因此而吵架,现在母亲走了,自己也是乘着火车去了求学之路,不过路很远,火车好像开了很长很长,等自己回到这片故土的时候,好像早已物是人非了。

  亚尔听完谈话出来,屋檐半遮,阳光却不刺眼,一群人哄哄乱的,一个年纪相符的穿着西洋布裙的女孩过来打招呼,但是脸色好像不太好,这也是,这个时候,这个大家子里谁又能笑出来呢?

  「我说你不进去道个别么?他就走了,怕是以后是骨灰盒里和衣冠冢哩。」
  「我也不知道,但我觉得你和他长的有几分相似,不,很像。」

  「我么,我和他很像?」亚尔差点忘了自己是杨泰的儿子,除了长得像,好像也没继承老爷子的特点多少。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杨亚尔,你好。」

  那姑娘疑问的的皱皱了柳眉,嘴角突然像上扬去,似乎有什么惊奇的发现「你就是爸爸的二儿子啊。」

  「哦?你知道我么?」「嗯,我叫杨琪。」是你的妹妹,我是三姨娘生的,也算是你的妹妹了吧?「

  这个妹妹来的有些突如其来,可能人生的第一次见面,前一代的恩怨麻烦家事到这一辈是继续蔓延还是被解决呢,亚尔心里在琢磨,「我的母亲在天堂,一直饱受相思之苦,我却不能借母亲的力量来亲手惩戒这些外来者」。

  当时父亲从家乡写信的时候提及,自己看到关于这样的消息,自己只是平淡的回复,内心确实无比的愤怒,可是看到这样一个羞滴滴的姑娘,却无法狠下心来。

  和这个杨琪说话有一句没一句,不久被安排在大厅内就坐。

  几个老辈份的叔公和律师在场宣读了父亲的遗志:大致是这样:今我在弥留,却无法忘记在世的,和已经逝去的,我的发妻,杨刘晓玲,我意外夭折可怜的大儿子冠尔,我的二儿子,亚尔,我的可爱的女儿琪儿,梦儿。

  我对你们的爱是千倍万倍的心血组成,如今我要去见天堂的发妻,与她相聚,你们不要怪我对你们少了一点爱,或者越发妒忌我的不辞而别。

  今我将家里的一切財產土地,授予亚尔名下,我的二太太及女必须得有一幢房的居住留所,我的三太太及女能从中分得若干的钱财,西郊的院墅经我子阿仁的同意下,可以暂住或者完全占有。

  特此,我再也没心事可言,我希望我的坟可以和阿玲同住。

  这段感人肺腑的演讲或许有人在其中词藻中稍加修改后,显得很让人愉悦,让人潸然泪下。

  但阿仁却不知么想,因为這個宣告难道不是自己理所应当的么?母亲的逝去是因为父亲的冷落,现在自己的老子走了,总算良心一回,把主要的家产置办都交到自己的手里。

  二姨太李红是个穷苦家里出身,最初是府上仆人,可是被杨泰酒醉给强了,虽说大家表面叫声姨太,但背后人议论纷纷,不过总算是低调的主,婚宴打理只是草草了事,后来了有了一女,唤作杨梦。

  这天杨梦和李红也在场,尤其李红哭的比任何人都伤心。

  管家和几个叔叔找亚尔商量具体事宜,管家叫杨占,在杨家几十年了,思绪万千,几个叔叔伯伯也是。

  「阿仁啊,你父亲走了,西林大药厂的事就要麻烦你来打点了,」一个伯伯道。

  「西林是父亲的产业,而西林药厂的事我当然是万分上心」。

  「老占叔,有什么话一并讲了吧?」

  「那个……那个二姨太住在原来的西香楼么?」

  「那是自然,还有三姨的西郊那套,我先考虑考虑。」

  隔天早上,几个年长的佣人便领小丫鬟开始一天的辛苦劳作,这个真是十几年如一日,二姨太晌午的时候来父亲当初家里办公的中卫嗣堂来见杨亚尔,亚尔正在努力查阅账本,翻这几年财产收入支出。

  「亚尔你在忙啊,」来的是二姨太李红,这个李红过了这么多年,眼角的皱纹可以被粉黛所遮盖,俨然一个美妇,因为第一眼,你就能觉得一个人是否能有资格吸引到你,而她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温婉。

  「是红姐,红姐有什么事么?」亚尔笑颜相迎。

  「就是西香楼……西……香楼」她欲言又止。

  「嗯,怎么了么?」亚尔反问。

  「西香楼虽说是杨家主府最好的一个房段,平时倒没什么,可是府里却没怎么关照楼间的修补,下雨天房里都是一些漏水滴,可占……占总管却每次都不报老爷,害我闺女常年忍受潮湿的病害,女儿本来体质都虚。」说着都要泣不成声了。

  占管家不会没来由的不管二姨娘的,此事有些源头在里面,阿仁随即考虑招呼占管家来,先让二姨太先回去。

  「占叔那个二姨娘来我这抱怨西香楼的建筑问题,说你在老头子在的时候一直不搞定漏雨潮湿的问题。」

  「这贱女人理她作甚,以前亏空府上下人半年的钱,我还没找她算账呢!说是拿去给她女儿买衣服首饰,其实去东南街赌坊赌钱了。」

  「占叔你先派人去搞定,后面的事我和她商量,」

  傍晚,在玉兰园的亭子里吃完饭,二姨太邀阿仁去了西香楼隔壁的醉心苑,这个醉心苑什么时候建好的,为何如此静谧安逸,而竹林间的一道小路曲折,一般人有时候不见尽头,便会折返的,在二姨太的带领下,反而寻得短路径。
  醉心苑的阁楼正面的琉璃木门上的纹路都与自己现在居住的中卫间不同,反而是更加精致的榄窗。

  「阿仁,这个地方怎么样,是不是非常安静,你父亲一有头痛,或者什么烦心事便往这个小苑走。」

  阿仁心想父亲享受这样的生活,如今自己也是一家之主,那探索这隐私之地有何不可,学样罢了。

  阿仁和二姨太进去,里面的也是颇有细心摆设的,屋内左右两侧有木雕桌椅,右侧有竹制的书架若干层,上面有许多书籍。

  中间是红木圆桌,圆桌上也是书籍,阿仁随手拿来看,二姨太却突然喊着说,「这本就……不要看了吧?」

  阿仁听这么说,却更加好奇了,翻开来一看,却收获惊喜。

  某年某月某日和李氏在此日月同修,阴阳交汇。

  使用了五星同环珠,若干麻绳,蜜心膏

  后面皆是粗俗不堪的性爱描写。

  「何为五星同环珠?」阿仁好奇。

  「那个是……阿仁我毕竟是你的长辈,也是你的母亲,你怎么能这么直白的问这些?」

  阿仁却兴奋地摇摇头,「不是的,二姨娘,你我虽年龄和辈分比我年长,可我现在也算是一家之主,我也要有自己的权利吧?我只是问这为何物?」

  「这个就是刺激女阴下体的玩物而已。你在外面应该多少有些接触吧?」
  「那还有这个蜜心膏呢?」

  「那个是老爷托人专制的媚药,可服用也可涂抹外敷,让人欲……仙欲……死。」李红说着这个话脸刷刷地红了起来。

  那你就找来这些东西放来我面前,那个李红尽然不问个所以然,疑惑地找了出来。

  阿仁此时内心波动起伏,一边是父亲的云雨后的感想随笔,而且描绘的形象动人,当时在哭父亲遗言的那个庄重的二姨太形象消失不见了,反而成了放荡不羁的女人。

  「你这个贱女人,奴性十足,真是个地道的母狗,我恨不得撕烂你的伪装!」
  阿仁气愤地关上门,接着道「如今父亲已去西天,我就要尽子职责。

  「阿仁……阿仁,你……你要对我做什么?」

  「快脱,不脱你就自己去还清那些赌债吧!」

  「阿仁,我可是你的母亲啊,你还是人么?」

  「我们只是名义上母子,又不是真的母子,毫无血缘啊,你就是一个贱婢女,怀了父亲种的母狗而已!」

  口头上的叫骂已经无法让自己压抑的心态获得平静,自己在外读书是痛苦和寂寞的,如今回来确知有这么一处地方,那不放纵也是枉然啊!

  那个李红的绿色有袖旗袍,被扒的稀巴烂,里面红色丝绸般细滑的肚兜上刻着白黄相间的莲花,阿仁双手摸着隔着肚兜的胸部,感觉到她的身体的温度,那个李红只是在哭泣,仿佛经历了第一次被杨泰强奸的时恐惧却又无奈的情景。
  阿仁照着本子上的某天的描述,一把拉起旗袍的开口下衬裙,一下子底下的亵裤暴露了出来,粗鲁的摁了上去,饱满的,却又柔软的,亵裤的质量非常好,因为与饱满的肉贴合,那儿充满弹力的,摸起来舒适感十足。

  手指试探性游荡在中心处,其中一小小的摩擦,李红便嗯嗯起来,像一个待宰的的羔羊一般。

  那就开始渐入佳境,手掌大面积抚摸下阴,那饱满度和顺滑度越高,渐渐的手指的温度变成湿滑度的高低,亵裤那一块有湿渍,阿仁把李红放在了那个红木桌上,桌上的有一套摆具便全部砸烂在地上。

  旗袍被扯下后两脚被疯狂的扩张开,老子酒后失德,儿子则是赤裸裸的用强,充满兽欲的物种。

  李红稀里哗啦的哭,身体反抗信号却在不断下降,阿仁蹲下用嘴隔着亵裤不断吸舔,那口水渐渐与李红的中心处散漫开的分泌物汇聚在一起,李红的身体慢慢地从反抗到屈从。

  亵裤拉下来,真是美丽湿润的花瓣展现在阿仁眼前,这是自己同父异母妹妹的出生地,花瓣用指头剥开,仿佛有再见天日的激动和期待,从花心处流下的谆谆有色蜜物,阿仁是不会去放过这等甘甜可口的蜜汁,顺着花瓣,时而舔时而吸食,舌尖挑逗的功夫不绝于人,那隐秘处的花蕾变得红润又坚硬了几分。

  拿起了五星同环珠棒头慢慢嵌入其中,李红泪腺似乎流干,脸部却扭曲起来,环珠刺激着里面的花壁,第一颗的时候,珠子撑起了花穴的容耐度,第二颗,第三课,那就是肿胀酸麻,第四颗,第五颗全部嵌入的时候那就是易于常人的疼痛和触摸到那花心最深处,来了一次达到顶端的极限快感。

  本来是静止的,阿仁的手刺激着李红的胸部让其尽量的稍许的减少疼痛感,脸上扭曲无比的表情渐渐地放松下来。

  那珠棒变成了来来回回的进出,李红顿时从花心出蹦出一股又一股的蜜汁,蜜汁沾满了阿仁的手,有些留在了那张红木桌上,红木桌上又滴滴的流到了地上。
  李红的人都在抽搐,美丽的蜜穴似乎开始密集的卷缩,「好爽……阿仁,继续不要停,继续。」

  看来二姨娘是憋坏了吧,「父亲的调教看来没有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啊」
  杨亚尔的内心获得了极大的满足,现在需要满足的是已经充血暴涨的胯下物种,阿仁卸去自己的衣物,脱得一丝不挂,拿着自己的手又慢慢的上下套动起来,拿起了那瓶蜜心膏,那蜜心膏有股奇香,闻了让人陶醉,让人似乎想逃离这纷乱的世界。

  蜜心膏打开涂抹了一些在李红花瓣的边沿,还有那对大蜜桃上,过了一会竟然真有些成效,李红自己开始抚摸蜜穴,中指从慢慢的搓挪,到了三根手指匀速的抽插自己已经泛红的蜜穴。

  阿仁又重燃战火,下体如此坚硬,自己递到了李红的嘴边。

  李红急不可耐的吞食着这美味的物体,舌头仿佛湿滑的小蛇慢慢舔卷,滋滋的吸食声,让阿仁瞬间有想射的冲动。

  「那就开始吧,姨娘。」

  阿仁进入那道花穴中,真的毫无阻碍,抽插起来,蜜穴的花蜜汁液随着肉棒不停地冲击,声音越来越大。

  父亲的玩物,我愿意把她归为自己的性奴,让她变成一件可爱的艺术品。
  抽插的时候,阿仁脑子全是空的,自己的体下的猛兽不知摆动了多久,体内阳元全部一股脑地射入李红的花心里,花心深处慢慢的流出了李红身体里的分泌物和阿仁输出的液体的混合。

  李红张大嘴喘着粗气,自己也渐渐的迷糊,只是双手搂着面前的阿仁,不是自己亲生的儿子。

  过了有半晌,李红小鸟依人的说,「阿仁啊,我的赌债你可以帮我还了么?」
  「那是自然,我在,你和阿梦不会在府上吃亏的。」

  「嗯,以后我和小梦就得好好拜托你了。」

  这个李红看起来淳朴端庄,没想到欲望十分惊人,也有几分是蜜心膏的功能。
  「你只要好好听我的话,只有我两在一处时,唤我作主人。」

  「是的主人,红儿为你,可以付出一切。」

  醉心苑的种种,果然进入便醉心,阿仁也是明白此苑的建成的目的所在吧!
  隔天,杨亚尔准备去西林药厂看看,西林药厂有药瓶器械的制作还有药剂的化合工厂部。

  在药厂工作的副经理是个女的报告,全国各家私人医院所需的医疗器材清点后下批都能到到达目的地了。

  「你是谁我以前好像没见过你啊?」「我是前年刚来的,我叫柳真,」那个柳真竟然很好看,仔细一瞧,穿着西洋花色的连衣裙,,身材越发凸显出来。
  西林药厂合资的产业,五成在杨本家,其余在几个外姓人手里,上市的西林,在股市证券市场也是一只趋于上升的票型。

  杨亚尔下一站若有所思的选了繁华地段的杨家产业古达百货公司,这家公司趋于亏损,也是是时候做出改变。

  这次是暗访,杨亚尔没有带人,穿着也是不显眼的那种。

  一楼是香水首饰专卖柜台区,阿仁故意在某柜前逗留,那个服务人员是个年轻的女子,貌似见阿仁穿着打扮是个普通人,便轻言「你买不买?不买就走吧。」
  「这个牌的香水不错能看看么?」

  「这个香水是国外进产的,价值不菲,你买得起?」言语间充满了轻视和污蔑。

  「买得起买不起,还不能看看?」

  「可以看,还可以试试,试了就要买整盒咯,考虑清楚哦。」

  「阿仁没有理会往下个柜台走也是如此说法,这样阿仁就忍不住了,急着喊着要见古达的百货经理。

  那个经理出来,一副不屑的样子,「这位先生,你别捣乱,不买请走。」
  「好走前,我先给你的上司打个电话怎么样?」

  「我的上司?我的上司是杨董,他日理万机你就不要拖时间了,要走就走吧,到时候请人托你出去,脸色不好可不行啊,小伙子。」

  到了办公室,阿仁电话拨给了古达百货的总经理,「阿峰叔我是阿仁,」电话里顺便解释了自己为什么打电话,自己怎么在百货的经历说了出来,那个很张狂的执行经理被骂的狗血淋头。

  阿仁心想顾客是最高的存在,一个小小柜台专员尚敢如此,,其他人又如何能好好服务于他人呢,今天是大清洗,那些年老朱黄混吃等死,靠关系进古达的都一律走人,剩下取年轻有思进取的人来竞争上岗。

  古达召开了一次会议专门讨论,当天有总经理杨峰,又再一次重申,每个楼层的人都要恪尽职守,而不是每天领个几块大洋和银元混吃等死,一楼为例,取消高档和低档之分,可以试用产品。招收服务人员必须得态度端正,尊重人为原则。

  接下来阿仁下达会派人到这里专门监督的。

  晚上回杨府,阿仁在中卫嗣堂内堂工作,杨占进来,道「三姨太求见,」杨亚尔赶紧招呼进来。

  那个三姨太那天没仔细瞧见,只是看到了她那个乖巧的女儿。

  今天一见果然姿色可餐,穿着粉白色的西洋纱衣,从头望去身材比那个李红是好数倍,腿还穿着那双肉色的尼龙袜,脸蛋还有隐约的酒窝,标准的瓜子脸,胭脂粉末也是刚好,那个可爱的柳梢眉下,是炯炯有神的,明亮的双眸。

  和那个杨琪,自己小妹妹一样的美丽动人。

  「三姨娘来为何事啊?」

  「我为一事来求,那个你也知道,你父亲在世养着我和杨琪,如今他走了,我们母女两生活艰苦,恐怕以后都要受人欺负。」

  阿仁反问,「怎么会,西郊的房子不是给你们住了么,我昨日还开了一年的生活支出给您了。」

  「不是……不是的,西郊是不错,可是如今我也没什么好名分,我要求大家都能认同我。」

  「认同有何难?」「这么多年,我都是住在西郊,大家对我是杨家人的一份子没这么强的存在感。」

  「嗯,那你要怎么做?」阿仁疑惑道。

  「我和杨琪想住在杨府,我愿意放弃西郊的房子」

  呵呵,阿仁心里极度要爆发,但是都忍住了,母亲的死前居住的地方,你这等狐狸精,妖女为何还有脸恬不知耻要进来府中,你是间接害死母亲的元凶,你此会遭报应,可是转间顿时心中有了别的念想,住进来也罢,方便自己慢慢的玩弄而已。

  「好吧,明儿我叫占叔派人接你过来,你先回西郊准备准备行李用品。
  那个三姨太开心的跑出去了。

  这个三姨太和二姨太李红又有什么分别呢?

  都是苦海中寻求慰藉的女人,二姨太在府中却是像死了一般,三姨太活着却没得着什么名分,生不如死的那种煎熬。

  阿仁却没这么好心清洗这些人的伤疤,自己的伤有谁人来安抚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