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食金
食金
  《食金一》
  热爱sm的情绪迫使我从喜爱舔与闻女孩脚趾的行为,升华到更热衷于去闻甚
至去吃女孩大便的行为上。不知是我的脆弱还是sm就是个毒品,我终于禁不住诱
惑,于今年的三月吃下了一个女孩的大便,而且这一吃就真如同前辈们对sm的描
述那样,“永世为奴,不得超生。”
  三月的武汉气候爽朗,武汉的夜生活更显得丰富多彩,有吃有喝有玩的夜生
活娱乐场所莫过于迪吧,每晚十点钟左右,那总是人山人海,里外全是形形色色
的痴男艳女,在人群中我想最炫丽的焦点,依旧是那些有着如火如荼的青春的少
女。
  虽然sm情绪在自己体内深植,但我也毕竟是个常人,是个爱过夜生活的人,
到这种地言不玩到转钟一般都不回去,而且总是一个人来,感觉是了无牵挂,免
得多个人再旁边,办起个事来总盯着不自在,来也打招呼,去也打招呼,麻烦!
一个人多悠哉。
  二十分钟路程,一路走来,不消一刻钟便到得迪吧门口,看着源源不断的人
往里走,我点了根烟独自抽起,心想等会进也不迟。等了数分钟后,外面只剩下
几对情侣和几个干瘦的男人,里面已是歌舞升平,迪吧的大门口也时有几个人出
来又进去,我顺了顺头发正准备进去,只听得“迪、迪、迪”的汽车喇叭在自己
身后乱叫,心下正在纳闷,站了这么半天怎未见有车在我身后,不由回过头去,
一阵强光从前灯中射出,照得自己发眩,待数秒后灯才熄,原是一辆奥迪a6的轿
车,车上好像坐着两三个人,我忽然心中一阵恶痛,暗暗大骂:“开a6就不得了
了,倒要看看是什么个东西。”便向旁边退让,仔细看车上即将要下来的人。前
门开来,一个二十五六岁,模样倒还生得非常俊俏的小伙子从驾驶室中走出来,
借着迪吧门口的灯光看着那俊小伙子,自卑的情绪油然而生,自我安慰了几句后,
正准备回头进迪吧,忽然耳边传起了非常悦耳的女孩笑声,我侧眼一看,笑声出
自那奥迪a6车中,但见车后门一开,走出两个穿白色外套和淡蓝色时尚外套的女
孩,白色衣裳的女孩走在先,她头发染成纯黄色,一张脸生得极美,在夜色下更
显得娇艳,那淡蓝色衣裳的女孩走在她后面,头始终低着,三人径自朝迪吧走来。
促使我站在迪吧门口驻足观看的动机,是我的好奇和自卑情绪在做怪,但又不能
让别人发现我在看他们,便东看看西看,最终目光落到了那个穿淡蓝色衣裳的女
孩身上,那女孩离我快一米的时候终于把头抬了起来,我简直不敢相信武汉竟还
有如此美艳的女孩,她是一头淡红色的长发,一张白脸上微微泛红,睫毛非常长,
一双媚眼眨一下,睫毛便似蝴蝶翅膀那样濮濮扇动,映在月色下,说不出的美艳
动人。我也不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人,可如此美的女孩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当时的
心跳得好厉害。待她们走过我身旁时,穿蓝色衣裳的女孩身上的阵阵清香也随之
渗入我鼻中,令我脑袋一麻,全身一震,自己走得三四步已是摇摇晃晃。但见那
蓝裳女孩对白裳女孩轻轻的说了一句:“你刚才在车上说小明想追我,好笑,她
给我舔脚都不配,呵呵!”白裳女孩没有回答,只是附和的笑了笑。我心中一寒,
这么美的女孩说话好狠呀,舔她的脚都不配,难道舔个脚还有这种说法,我好奇
地望向那蓝裳女孩的脚部,她脚上穿得是一双崭新的黄色皮靴。如此极副野性的
美靴,令我现在感觉全身如麻,我也知道这就是sm情绪即将爆发的前奏,不过我
还是能控制自己,便跟在后面也进去了。
  里面的环境吵得很,唱的,跳的,到处是人,到处是音乐,没个安身的地方,
我便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这时肚子一阵巨痛,可能是这几天吃坏了肚子,忙去
买了包餐巾纸,直奔厕所,一阵方便后,感觉说不出的自由,而我的sm情绪此时
在脑中也越来越浓,人到这时大脑也越来越兴奋,心中想的全都是sm的词汇:
“美女,美女,舔脚,舔脚”,我用清水冲了冲脸,情绪没有丝毫的减弱,人的
头皮依旧是发麻。忽然我发现一件事:我从厕所出来冲了一会脸又站了一会,起
码有近五六分钟的时间,为什么女厕没有一个人出来?好奇心驱使我朝女厕那边
看了看,空无一人,恐怖的sm情绪使我内心有了一个非常冒险的想法,也给了我
去做的勇气,我探头到外面看了看,暂时没人朝这边走来,就蹑手蹑脚的走进了
女厕所,厕所清洁工正好也不在,可能是换班时间。这儿的女厕所共有五个间,
我顺着一一看过,除了最后一间有一堆大便未冲走外,其余几间倒还都干净。我
正在想躲进哪间的时候,忽听得门外有女孩说话的声音,赶忙溜进第一间,小心
的将门栓上,蹲在地上静观其变。从透过门底的脚来看,进来了两个女孩,其中
一个女孩说:“今天玩到几点”还有个女孩答道:“那还用说,起码三点。”
“别搞太晚了,别人小明会着急的。”我一听“小明”这两个字就忽然想起刚才
在门口说舔脚的小明,难道说话的两个女孩就是在门口见到的女孩,我府下身子,
从门底看到了那双极具野性的皮靴,再次肯定了我的猜测。“刚才不是同你说了
么,不要再提小明,他只够给我舔脚丫子,那天把脚不小心给他闻了一下,他竟
然拿舌头去舔,好贱!”说这话的肯定是那蓝裳女孩。只听她说:“昨天去吃了
自助餐,可能冷热吃杂了,肚子今天好难受!”,那白裳女孩柔呵呵笑了几声,
说:“那我不等你了,我只是小便,你帮我把包拿着。”说罢,白裳女孩进了其
中的一间,听声音好像是进了第四间,可能是水喝多了,好几分钟过去了都未出
来,那蓝裳女孩好像等得不耐烦了,焦急的喊道“完了么,快点,我受不了了,
憋死了”,不一会,听得冲水声响起,那白裳女孩已出来了。我寻思了一会,正
着急如果待会水管有水,都冲走了,那不白等了么!四下一望,一个手掌大小的
水伐赫然出现在我身后靠右下处,这个位置已是相当避嫌,普通人如果专心上厕
所的话,肯定不会发现这还有一个水伐。我将水伐用力拧了拧,确认拧紧了,再
按了按冲水装置,确认水出不来,这才放心。那蓝裳女孩可能是纸未带,找那白
裳女孩借纸,我突然发现我这间的门上有个小窟窿眼,透过小眼,我细细的看那
个蓝裳女孩,哇,真的是好美,一头离子烫带红色的长发,长长的睫毛,红红的
粉脸,还有一双能将人望透的大眼,在厕所暗暗的灯光映托下,更是美艳绝伦。
蓝裳女孩拿了纸后,可能是等了好久,便匆匆走进了与我只有一板之隔的第二间。
中间的隔板离地只有三四寸,我将头贴在地上,现在能看见她穿的那只靴子了。
但见她一阵小便后,稀屎便从她屁股里直喷出来,她的大便非常的稀,呈深黄色,
好似一碗稀芝麻糊慢慢倒掉一样,成了一条粗线。那条粗线足足落了十几秒才断,
随后干便才小心的往下落起,几乎每根都是又粗又长。过了一会,可能是确实再
没有什么可排出体外了,蓝裳女孩才准备起身,听声音她好像在按冲水开关,可
哪有水出呢,我暗自得意,只听那女孩骂了句粗口“婊子养的,连个水都没有。”
说罢,便开门走了出去,在她出去的那一刹那,我又透过门上的小眼看了看她,
真的是好美,绝对远胜于我所见的任何女孩,不可思议为何这么美艳的女孩会有
如此霸道的性格。待她出去了一会后,我赶忙从第一间出来,换进了第二间,一
是怕被人看到,二是怕进来的人进了第二间,若来的人长得好看那倒罢了,但如
果是个丑的,那刚才的努力就全废了。我蹲下身,仔细看她的排泄物,一阵阵腥
臭自下而上飘来,我浑然不觉得,只是全身发麻,异常兴奋与激动。我伸出食指
在干便下的稀便里搅了搅,稀便中是有稀有干,浓的很,我鼓起勇气将搅了稀便
的食中放到了口中,仔细的用舌头品了品,一阵焦盐味,那么美的女孩我能有机
会尝到她的粪便,我觉得已是非常幸运了,我用两只手将稀屎捧起,尽数倒在口
里,起初胃确实不适应这种腥臭交加的东西,不过试了几次之后,胃也未出什么
乱子,我现在已是喝得满口稀便,满嘴都是涩味,满脸都是黄水,再看看粪池,
里面还有三四根干便,我用两个指头小心的拿起,热乎乎的,我轻轻的舔了几下,
再也按奈不住内心已发泄的sm情绪,一口咬下这根大便的一半,含在口中,大便
散热慢,余温尚存,舌头轻轻裹在口中一团便里,细细回味这位蓝裳女孩吃了经
过消化之后的排泄物,不一会功夫,三根便全在肚子里了,那便池也空荡荡的了。
之后又进来了几个人,我哪敢喘大气,生怕别人知道,等了半个小时左右,发现
四周没了声音,这才又蹑手蹑脚的走出的女厕所,我没有漱口,只是用纸擦了擦
嘴,便慌慌张张的离开了迪吧。
  我记得当时我从厕所出来一直到走出门口都未再见那个蓝裳女孩,后来我又
去过那间迪吧几次,还是未遇见那个女孩。
  《食金二》
  自上次那以后,我又去过那间迪吧几次,但都寻不到那蓝裳女孩半分,不知
是自己心不诚而无法寻得,还是那蓝裳女孩她本就不属于我的世界,或者两种原
因都具备吧!可能我是在自我进行心灵安慰,抚慰那深深的sm的情绪,但不管怎
样,我还是义无返顾的在武汉的多家迪吧寻那女孩,其实我自己也想不通,找那
女孩为何,找到了又如何,再次等别人上厕所去偷吃?自己也说不上来,想得多
了,也就不想了,还是我行我素,继续在各大迪吧苦苦找寻。
  过得一日,武汉的天气也在慢慢变热,人的情绪也是在慢慢升温,每天白天
工作后,晚上是完全不想归家,总是在网吧、迪吧里消磨时间,时间长了,家人
也没再反对,总之能每天悠哉悠哉的过,比什么都好。这一日晚,刚下完阵雨,
天气又是极其闷热,自然吃过饭之后便出来闲逛。顺着江汉路走着,不一会便到
南京路,再走得一会,前面出现了一条路,由于刚下过雨,空气倒颇为清新,但
视线确没平日清晰,路两旁的霓虹灯忽忽的闪烁,几个打扮得极为妖艳的女子站
在娱乐城或发廊的门口拉客,顺着这样看下去,那条路横着只有八九米,长约两
百米,但路两边所镶嵌的娱乐机构不下三十来家,一时间好像到了男人的天堂,
不由得心花怒放,就这样顺着这条路走了下去。如果当时我意志坚定点,不走这
条路,那么以后是绝对不会发生那么多的事,不会一头栽进了sm的坑中而长久不
能爬出;但如未走这条路,那将是我一生的遗憾,因为我会永远都不了解真正的
sm是什么。
  走了一会,我忽然发现两旁的娱乐城的迎宾小姐是越来越漂亮,比之这条路
的最前面那几家娱乐城的迎宾小姐,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心下也纳闷,难道如书
上所说是历尽坎坷才寻真宝?小姐也是这样?自己也暗自庆幸,如果进了前头几
家,那么亏得大了。心情也随着自己的幸运和娱乐城的小姐的微微一笑慢慢升温,
到得后来,简直就是大快人心,不知去哪家玩才好,就这样顺着走顺着看,眼看
就要到了路的尽头还没有决定去哪家,再往前走的话,又是一片黑压压的居民区,
不能再走了,一转身便看见路那边有一家名为“娇龙”的酒吧,好生奇怪,怎么
刚从这走的时候没看见,可能是心情极好,没注意罢了,名字听起来还顺耳,门
口那迎宾小姐也好可亲,就这家了。
  我去娱乐城绝对不是去做些嫖娼之类的事,更多的时候只是去喝喝酒,听听
音乐,看看美女过过干瘾,这点不是什么人格不人格的事,只不过是没这种嗜好
罢了。
  顺着迎宾的指引,慢慢的走进了这所酒吧,迎宾极为热情,问我有几个人,
需要点什么服务,我只是应付似的点了点头,冲她笑了笑,这一笑不打紧,但觉
得这迎宾好眼熟,细细回想起来,不就是上次在“新天天”迪吧陪同蓝裳女孩的
那个穿白裳的女孩吗?那迎宾见我这样望她,不好意思的冲我回笑了一下。那日
那穿白裳的女孩若没陪同蓝裳女孩同去迪吧玩,以她的姿色也可算得上是极品了,
但有了那蓝裳女孩作对比,她的姿色又怎及得了那蓝裳女孩半分。想到见到她之
后定能见到那蓝裳女孩,心也不由得噗噗跳起来,但见了那蓝裳女孩能说什么话?
自己想说的话能对她说么?又想对她说什么了?想着想着,心下又不安起来,脸
上的表情也随之转变,那迎宾女孩见我脸上喜怒无常,便随便招呼一个服务生出
来,将我带进了酒吧里面。
  这所酒吧好生的昏暗,大倒不怎么大,二十来张台位,一个只能容得三四个
人坐的小吧台紧紧的靠在左边的墙边,吧仔正在给那几个人斟酒。借助厅中台位
上的蜡烛光,依稀发现好像每个台位上都有人,我也顾不得那么多,寻得一个避
嫌的位置,点上一瓶啤酒,静静的听着不知从哪边传来的悠扬的歌声。不一会,
人便迷迷糊糊了,但意识还在,感觉好像有人在我前面晃动,身边的位置上好像
也坐了个人,没有再理会,小睡了一会。不知过了多时,人慢慢清醒,坐起身来,
看看酒吧,和刚才没什么区别,依然是昏暗,只是左边台子上好像多了几个人在
说话,我侧身望去,两男三女,三个女的背对着我,看不清面貌,那男的倒是能
借助烛光看个明白,原来是两个四十来岁的老家伙,只听得其中一人道:“为什
么你不能原谅我一次呢?”
  “骄龙是什么地方!你的天堂,不是么?”三个女子中靠左边的一人道。那
男人又道:“我承认这是天堂,但我只错了这一回,就不能再来了么?我已经在
骄龙五年了,求你说说好话,给一个机会行么?”我暗自好笑,犯了什么错,机
会都没有了,还要这样求人。中间那女子没再理他,只是伸手住那男的头上一抓,
一口唾沫吐在了那男的脸上,那男的好似愧疚的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由于
迪吧的灯实在太暗,不是我留心去看那桌发生的事,旁边不会有人发现那男的被
女的扯着头发吐唾沫。
  三个女子中坐中间的一个说话了:“老白,你想回骄龙?你肯从头做起吗?”
那个被吐了唾沫也叫做老白的男人头不住的点着,脸上完全没有被羞辱之后的难
堪表情,反而显得异常高兴,激动的说:“愿意愿意,我愿意。”一连说了三个
愿意。靠左且吐口水的女子见老白一副奴才象,不由得笑了笑,道:“公主为你
求情,你还是蛮有福的呀!”说罢起身向中间被称作公主的女子点了点头,打了
个招呼,转身便离去,在她起身的一刹那,我发现她就是在门口做迎宾的那个小
姐。
  中间的女子也起身准备离去,但又低声对她右边的一个女子说道:“老白从
头做起,你来指导。”那右边坐的女子不住点头。说罢,中间那女子转身便往吧
台走去,我也跟着起来,想看看被她们称为公主的女子的模样,这一瞧不打紧,
惊得我是半天无话,那个被称为公主的女子不是在“新天天”所见的蓝裳女孩又
是谁!
  《食金三》
  原来那个被称为“公主”的女孩,竟是在“新天天”所见的蓝裳女孩,这一
惊自是非同小可,但又在常理思索中,惊是因为这个女孩竟被人称为公主,而且
那个老男人还这么恭敬她,怎有如此大的面子;而刚刚进门就见到那日所见的白
裳女孩,会见到蓝裳女孩也就在常理思索中了。由于见到了苦寻数日的人,喜悦
之情,溢于言表,但实在又无话同那女孩说,一是惊于她美艳的外貌,只见她今
日的打扮比上次略显成熟,但成熟中仍透露着青春的气息,由于酒吧的灯光较上
次迪吧更为灰暗,而台位上点点烛火的红光正映在她娇美的脸上,红噗噗的脸更
是美艳绝伦,让我一时语塞;二是自上次在厕所的事情后,我总感觉要低她个几
等,不敢也是觉得不配说什么,问什么,只是痴痴的张着口瞪着她。女孩轻蔑看
了我一眼,打量一番,头也不回的径自去了吧台。
  自讨没趣的我又坐到了刚才的位上,现在旁桌的五人已去了二人,剩下两男
一女,只听得那女子说道:“老白,你个东西狗胆真大,骄龙的事敢说出去,这
会能回来,算你有福,要从仔做起。不过怎么说你还是挺运气的!”那老白显然
还沉浸在刚才的喜悦中,不住的点头,老白旁边坐的那男人拍了拍他肩膀,道:
“老白,那件事你全忘了说,你看该怎么办?”话一说完,老白犹如大梦初醒,
挠了挠后脑勺,叹了口气道:“完了完了,全忘了,这怎么办,这边事刚完,那
边又要有事了!她不会放过我的,你看怎么办?”那个男人也摇了摇头,摆出一
副没办法的样子。那女子看了看老白和旁边那个男人,不解的问道:“什么事,
大惊小怪的,说出来听听。”老白指了指身旁的男人,道:“菲姐,你别问我,
问他好了,老胡,你把这件事说给菲姐听吧。”听到此时我才知道旁桌三人的姓
氏,两个男人,一个被称作老白,一个被称作老胡,还有一个被称作菲姐的女人。
  老胡望了望老白,脸色非常难看,在蜡烛光的照射下,脸上的斑点就如桔皮
般分外明显,不悦的道:“你的事,我只是负责提醒,我知道个什么内幕,你自
己说吧!”老白被老胡这么一顶,脸上顿觉无光,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绷得更是
紧,粗声道:“还不是你惹起来的,要我顶这个头,我不干!我凭什么说,我…
…我……。”“你什么,有个什么屁快放。”菲姐打打断了老白的话道:“搞个
什么名堂,说了半天都没说个什么,老胡你说,有什么事我帮你作主。”听到此
时,我心中不由得生出一股对那菲姐的敬佩之情,好个厉害的菲姐,比之那两个
老家伙来说强多了。
  老胡见菲姐点名要自己来说,料想不说也是不行了,只好将其所了解的事情
缓缓的道来:“那天我和老白去江岸货场,那时天色也挺晚的,老白说他想玩玩,
我问他怎么玩,他说想去射他一射,也就是去找女的上床玩。我说现在也不早了,
不如改天再玩怎么样,老白说他今日兴致极好,不去是浪费光阴。”说到此时,
老白的脸色是极为尴尬,忙道:“菲姐要你说事情,你扯这些陈芝麻烂叶干什么!”
老胡没有理会老白继续说道:“老白要去,我也只好随他一起去,就这么走着走
着到了江岸货场的西岸,老白说这西岸的女人好玩,指着前面的娱乐城就要我陪
他去。其实当时已经十一点多了,但为了不扫他的兴,我就陪他去了。”老胡说
了半天,好像要把这件事的所有起因都推到老白身上,我听了暗暗好笑。老胡又
道:“那个娱乐城真的好气派,一条街属它最醒目,门口的小姐见来了客,忙把
咱们招呼了进去,我也就半推半就的跟了进去。”“什么娱乐城?”菲姐插口问
道。老胡道:“好像叫什么什么凰,凰什么,对了,叫‘凰吟’”菲姐淡淡的笑
了笑,道:“你有本事去那,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么?不知死活的东西,男权的总
部,你敢去,哼!”老胡叹了口气道:“我当时哪里知道,还只道是个普通的娱
乐城,谁知进去之后,完全不是那回事。我和老白进去之后,找了个位置坐下,
这时过来一名服务生,看了我二人一眼,问道:”请问您二位是需要单盘还是拼
盘,我们这都能为你服务。‘我哪知什么单盘拼盘,就叫他去找娱乐城的**咪来,
那服务生好像听不懂咱们说话,转身便离去。“菲姐笑道:”你真是个傻子,男
权的总部哪有什么**咪,只有同志,这都不懂,还混个屁!“老白一听菲姐骂了
老胡一句,心下大喜,便忙道:”对!对!就只有他问这个。“我侧着光看去,
老白现在笑得异常灿烂,但心下也纳闷,男权是个什么玩艺,还是个总部,心中
还没有想个谱出来,这时老胡接着说道:”当时我非常气愤,我哪知道是什么这
总部那总部,站起身来便骂道,那服务生也没理我,只是一个高高个子的男的走
了过来,那男的是他们的当班经理,可说起话来也不中听,他说:“刚才服务生
问您需要什么,你也不问,也不说,现在又来骂他,可能这地方不适合您。’我
一听,肝火直冒,原来去过不下数百家娱乐城,哪有这种态度和话语对待顾客,
好像所有的错都是我引起的,便骂道:”你是个什么意思,是我的错?我叫你们
的服务生找个能喝酒的人来,他来个什么拼着盘,拼那盘,我拼个屁盘,你是个
什么意思!‘那经理没有再理我,转身便走了,我还以为他怕了我二人,哪知没
等五分钟,来了八九个人将我二人围了,那些人不由分说,拉着我二人便打,我
和老白毕竟人少了,不一会便被打得见了血。“边说边指了指额头上的一块红疤,
由于酒吧太暗,不是他说,我怎么也不会看到他额头上有一块疤。菲姐看了看老
胡的伤疤,道:”你这叫咎由自取,他们只是打了你,若` 制` 了你们,你们这
辈子就完了。“她说那个”制“字时,故意放慢了节奏。老胡顿了顿,又道:”
那几个人打后便各自散去,我和老白慢慢的爬起,刚才那个经理又走过来,装着
个好人,问我们有没有事,我当时懒得理他,只是问厕所在哪,好去洗洗头上的
血渍。他指明了方向,我二人便去了厕所。“菲姐又插口道:”你骂的那个人你
知道是谁么?是不是个子有点高?脸左边有个刀伤的?“老胡先点头,又摇头,
一脸回忆的道:”倒是个高个子,但脸左边有刀伤?不记得。“又是一阵摇头,
老白猛的拍了老胡一下,道:”你怎么会不记得了呢,他去叫人的那会儿,你还
骂他左脸刀疤,纯粹傻瓜,你忘记了。“”对,我骂过,记起来了,他左脸确实
有个快两寸长的刀疤。“老胡道。
  菲姐摇了摇头,道:“你知道是谁了么?什么人都骂,那是他们男权的武汉
二当家,狗东西,不知死活!”老胡皱了皱眉,一脸的无奈,接着道:“不去厕
所我还真的不知,到了那还真看到些希奇的东西。两个男人,一个站着,一个跪
在地上给站着的做口交。我们进来后,他们见了没有丝毫难堪,依然我行我素,
那跪在地上的男人反而用舌头舔得更带劲了。我和老白发现这地方有些儿不对劲,
赶快清洗,正准备出厕所,那跪在地上的男人突然抱住了我的腿。”
  《食金四》
  老胡、老白和菲姐三人同一个台位,我一个人一人台位,两个台位相距不是
很远,那边的说话这边很容易听到,由于我是趴在桌上,脸又未面向他们的偷听,
故而三人从开始到现在都没太注意我,还是继续谈他们自己的事。
  老胡道:“当时你知道,这家娱乐城总还是有点邪门,我和老白早想出去了,
但就在离开洗手间的那一刹那,那个跪在地上的男的抱住我的腿,这倒好,人动
弹不得了,我是吃了一惊,老白也是惊得目瞪口呆,说实话,我这好多年遇到的
事不少,但就这等希奇事还真少见,不由分说,忙用手推开那男的,可哪知道那
男的倒像似使了吃奶的劲,抱得死死的,一下还真推不开。”老胡说到这时冲着
菲姐呵呵的笑了笑,菲姐没有任何表情,他倒显得尴尬,便继续讲道:“我正准
备大声训斥,那男的先开了口,道:` 大哥,你带我走吧,我不想在这,求你了。
` 我一听,大惊!好小子,心下思索,看他刚才舔得那么带劲,现在又要求我带
他走,搞个什么鬼,便没理他,哪知让他舔下体的男人走了过来,一把揣起那跪
在地上的男人,反手一个耳光,打得那人一头栽进尿槽,半天都不能爬起。我一
见顿觉有气,哪有这个理,便推了那人一把,想为被打的那个男人出出气,也确
实是自己看不过眼。”菲姐点燃了一支烟,猛抽了几口,淡淡的抛出几句话:
“你倒蛮正义的,敢打抱不平,你知道么,那被打的男人是自愿的,就如同在`
骄龙` 一样,那些狗是自愿的,这人理你都不知么!”老胡被这么一说,半天无
话,只是呆呆的出神。我坐在旁边听得有些不耐烦,但始终不了解菲姐所说的`
骄龙` 的狗是什么意思,也点了一支烟,悠哉的听他三人说。
  过得一会,老胡叹了口气,喝了口放在桌面上的啤酒,继续道:“那人身体
倒结实,推了一把完全不觉得,后来就闹开了,我和老白本来就一肚子气,正愁
没处发,这是个机会,正好出气,便动了手,毕竟我和老白是两个人,打他一个
还是绰绰有余的,只打得他满嘴都是血,那人便发疯似的乱叫,不一会,厕所就
冲进来数十人,有老有少,但刚才那个经理,也就是什么男权二当家却不在此列。
四个保安不问青红皂白就将我和老白押到墙角,一阵毒打,还好这回将头护住了,
脸上伤得较少,不过周身的痛更是加深了。说实话,还是老白厉害,如果不是他
……”“我怎么?我怎么!现在都推到我身上,我还不是怕你挨打!”老白抢过
老胡的话说道:“我当时只是把被咱们打的那个男人扯到跟前,想要要挟他们,
不就是干了这个么?其余的事都是你做的。”老白也不是个傻子,生怕老胡七讲
八讲把责任都推到他身上,但又不好随时打断他的讲话,只是在关键时刻为自己
辩护一下。
  老胡冷冷的笑了笑,道:“是的,你只是把他拉了过来,不过拉的位置可不
太好。”老白道:“怎么不好了,你说拉他哪,我这不是急出来的么?”菲姐不
耐烦的道:“快说快说,拉了哪?怎么一点责任总是推来推去的,烦不烦!”老
白和老胡对望了一眼,不知说到这份上来,下面的话当说不当说,老胡向老白使
了个眼神,老白一脸不高兴,低声道:“不就是那男人的下体么!这有什么大不
了!”越说声音越小,最后自己似乎都听不到了。“哈!哈!哈!老白,有你的,
那玩艺儿给你捏住了,他不痛得哇哇叫!”菲姐笑道。原来老白为求自保,便想
到了刚才被他和老胡揍得满嘴是血又大声嚷嚷的男人,由于这个男人刚被人舔过
下体,阳具还没来得及全塞进去,于是老白就使出全力,将那男人的阳具拿住了。
老白没有回应,老胡赶忙道:“确实是这样,那个男的被老白这么一捏,嚎得像
猪一样,果真这招见效,四下围攻的人都不敢再动手了。”菲姐依然是笑着问道:
“那是他们的客人,他们肯定不能在向你们动手了,否则谁还敢去` 凰吟` 呀。”
老胡道:“可问题就是那个人他好象不是他们的客人,是他们的主子。”菲姐收
了笑,问道:“你怎么知道?”老胡道:“老白拿住那男人的阳具时,所有在场
的人都跪下来了,大呼什么` 太子,太子` 的,我瞧那男的起码也是个当家的呀!”
菲姐的脸此时变得铁青,口张得老大,颤颤的道:“太子,太子,你伤了凰吟的
太子,不会吧!那是他们男权武汉当家的儿子,你……你们……,我还道是什么
客人角色,陪个不是就完了,可他是什么角色呀,你知道么!”菲姐激动得话都
说得断断续续,又道:“你知道么!知道么?太子和我们骄龙的当家女皇天女是
一个辈份的人,你的狗胆太大了。”老胡和老白一听,全身一颤,老白哆嗦的道:
“不会吧,怎么办,我们虽已走脱,但老胡的手机当时在乱中丢在了凰吟,前天
有个恐吓电话打来,说要来寻仇,要` 制` 了我们,你看这该怎么办。”菲姐叹
声道:“制了也好,现代公公。我也没办法,不过有个人你可以去求求,但老白
刚犯了错,重新到骄龙,可能那个人不会卖你的帐。”老胡和老白同惊道:“谁?”
菲姐没做声,只是做了个跟随的手势,便起身向吧台走去,二人也紧随其后。
  现在两个台位就剩下我一个人,偷听的兴致还没灭,可说事的人已然去了,
心中也顿生不少疑问,到底菲姐所说的是何人,什么男权,什么太子,好像自己
倒似一点都不懂。平日看的sm书不少,接触网上的sm内容也不少,但今日接触的
东西好像以往都未接触过,感觉自己像个新生儿一样,全都是新事物,更像是个
井底的青蛙,出来后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大,自己的了解好像坐井观天,知
之甚少呀!
  坐了会,人睡意又来,迷迷糊糊的不知又趴了多久,只听得耳边有人细声轻
唤,待得清醒,原来是准备打烊的服务人员唤醒了我,一看表近三点了,揉了揉
双眼,准备起身离去,发现吧台那还有一个人在抽烟,不是别人,正是我千想万
想的蓝裳女孩,也是骄龙的公主。心下大喜,好想同她说一两句话。微微的灯光,
黄黄的烛火,一张透着天真又带着几分邪气的脸上映着淡淡的红光,在这种环境
的衬托下,不是能用美艳来形容的,简直是极品中的极品。
  不知是哪来的勇气,我慢慢的走到了公主的跟前,不知为何双腿竟全然无力,
双双一软,竟然蹲了下来,低声的道:“我想到骄龙来,您可以答应吗?”她笑
了笑,叫我抬头看她,我一抬头,不禁被她的美艳震慑的“啊”的叫了一声,一
股无形的压力直射下来,叫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顿时觉得自己被一张透明的
网罩着,全身都无法动弹,她将美艳与霸气结合的太完美了,让人不得不服,一
时之间有种希望被永久奴役的感觉在心中涌现,而且比早些时在新天天一见时的
感觉还要强烈。原来早期读过相关的sm的文章,当作者描写被s 征服时的那种全
身心放松,好似将身体全部捐出,没有一件属于自己的极度自由与幸福的感受时,
还以为作者在杜撰,但到得此刻,才发现原来一切都是真的,那种感受就是这样。
她轻轻的对我说道:“为什么要到骄龙来?”我心中一惊,她这一问是来试探我
的么?心中不敢多想,只是低着头,小声道:“想来打工。”其实从老胡和老白
包括菲姐的对话中,我是不能了解“骄龙”的性质的,是否提供调教等业务,所
以当时并没有用调教这个词,而是用打工来解释。原因也有二:一是不了解骄龙,
二是不了解眼前的这个我心中的蓝裳美神,被人称之为公主的女孩。她笑了笑,
道:“打工,打什么工,这儿不缺人。”我一听急了,忙道:“我原来从事过服
务行业的工作,对服务比较有经验,能把好多事做得更好,希望在这能一展我所
学。”我也是这样考虑,先前的工作确实不太好,每月收入平平,可能骄龙的收
入会更低,但多了能和公主在一起的幸福与精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应该是划
得来的,哪知她说了这样一句话来推辞人,心下已凉了半截。公主继续开玩笑似
的说道:“人是不需要的,可玩具狗却还差一只,愿意么?”我的心一颤,不知
如何回答,只是呆呆的看着她,公主收了笑,冷冷的道:“做玩具狗,感觉自己
配么?想到骄龙来打工,明天去人事部吧,别来找我,好么!”我急道:“我不
是…我…上次,我只想调……调,我”由于情绪的激动,我话都不能说得流畅,
再则由于“调教”、“女王”、“sm”这些词都还只是网上用过,实际生活中到
底有没有这些存在还是个问号,所以不敢贸然将这些词用上,否则那女孩如果非
这类人士,岂不尴尬,故而使本来就紧张的我更加说不清话。“不用再说了,你
想什么我知道,有机会再说。”公主道,说完转身离开了吧台,向门口走去,不
多时便消失在酒吧的黑暗中。
  《食金五》
  第二日,我真的到骄龙来,找到了人事部经理,表明了我的求职意图,填了
份申请表,面试一番后,没有任何复杂的手续,竟然通过了。回头将手头的工作
一辞,打从明日起就在骄龙上班了。所从事的工作依然是最基层的服务人员,我
也不求什么高收入高回报,但求能和自己想见的人在一起就可以了。当日无话,
回家蒙头大睡,梦都没做一个。
  第三日便正式来骄龙上班了,接待我的是一个中年的妇女,她受的人事部经
理的指示,安排对我进行工作前的指导与帮助,说是指导还行,但帮助就全然别
指望了,那妇人一副穷酸像,仗着自己早来几个月,对所有的新人指手划脚,有
道是:“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一服还不行。”
惹得人人反感,均想共诛之,但又有碍自己的发展,故五六个新人也就顺其自然,
无的谓了。
  骄龙是一所有两层楼且有四十多间包房的酒吧。由于营业的性质,白天这里
几乎放假,只有几个新来的服务生在小心的打扫着细微处的清洁,只有等到下午
三四点钟时,各部门相应负责人才陆陆续续到来,这的收班时间比较晚,上早班
的服务生要做到晚八点多才走,上晚班的相关负责人和服务生一直要守到几乎天
亮,如果上晚班的白天不睡觉,那晚上肯定受不了。
  经过了四五天的工作后,我发现我起初的想法和现实的差距越来越大,本想
借这个机会能多和公主在一起,想了解她到底是不是sm人士,但从进骄龙到今天
始终没见到她一面,不知是机会不好还是其他的原因,总之现实总是与理想相差
好多。娇龙应算是一个极为正常的娱乐机构,它设有楼面部,客房部和商务财务
部等部门,每层楼面又都有管事的主管、领班,共有三个经理,一个负责楼面,
一人负责人事,还有一个负责财务,某种意义上讲算是比较正规,和sm之类完全
没有什么联系。
  我不耐烦的从事着厌恶的清洁工作,每天几乎如此,而且都是上早班,几乎
是早九来晚九走。可能自我之后也没有什么新人进来,我们五六个算是这段时间
的最后一批新人,总是做比别人苦的活,干比别人累的事,却没落个好,个个腰
酸背痛,头昏眼花,最后总是埋怨一番,第二天又照旧!
  有一日,我来的特别早,由于家中无事可做,便想早点来骄龙,因为这的员
工休息室有张三尺来宽的大沙发,若在这上休息,比家中要舒服好多,况且又不
会受赶时间之苦,不过这位置一般总有人占,这日也不例外,一个三十来岁的中
年睡在上面,嘴里衔着根烟,周围还坐着三个人,那三人好像在听睡在那沙发上
的人说什么。我凑过去,四人同时朝我一望,弄得我一噌,感觉自己好像个不速
之客。四人中睡在沙发上的是老掉牙的员工,据说他来骄龙已有五年了,三十五
六了,至今还是个员工,而且从以后的趋势来看,想提升的可能性相当小,他姓
刘,人家都称他为刘头,因为在员工中资历最老,但也可变相理解为“留头”,
除了头,其余的都可以不要。那三个听众都是新人,一人叫小高,还有两个一人
姓,都姓徐,一个叫大徐,一个叫小徐。四人一见我来,都不说话了,我暗自好
笑,你们几个说什么话这么保密,来个人就一敢说了。我一时兴趣来了,便也找
了个小板凳,坐在四人旁边,四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不说话,小徐最先道:
“刘头,你说,没关系,他是咱们新人队伍里的,不会乱说的。”我一看小徐正
在对我偷笑,便忙道:“对,刘头,我是新人,我肯定不会瞎说话的。”刘头看
了看我,也没再理会,便接着先前的话继续说道:“刚才说了,你们要记住,骄
龙有间包房是不能去的。”小高插口道:“你刚才说有个顾客在里面,被数个人
用棍子乱打,不会是真的吧?”刘头道:“个家伙,放个什么屁!老子说了不要
再提这事,哪个再提我跟他急!!”小高碰了一鼻子灰,便不再说话了。刘头继
续道:“有些事你们是不懂的,老子原来也不懂,电视里的喜欢受虐的人怎会活
在咱们现实中,而且还那么多,不过这事不是老子当时亲眼看到,打死也不会信
呀!”刘头讲得绘声绘色,唾沫横飞,生怕那几个听不懂,又用手比划好半天,
但终究由于表达能力有限,仍未说个什么名堂来。只听他又道:“那场面你看一
眼就会吓个半死,我当时什么都不明白,只是两眼发黑,双脚发软,想走也不能
走,那场面,唉,说不出来!”大徐长得一脸精明相,半天不作声,现下也只是
自叹道:“可惜那惊险场面我们也只能想,看不到呀!”“怎么看不到,你们都
是新人,每天不到晚上十点就都走了,那场面每天快十二点才开始。你们慢慢的
做吧,以后成老员工了,上晚班时还愁看不着吗?”刘头笑了笑道。我和小徐都
同时睁大了眼睛,论sm的大致理论了解,可能我要比他们高出一点来,但理论总
是虚的,现实生活中我的sm经历几乎为零,和刘头那切身体会相比,还差好远。
我望了望小徐,发现他也正在看我,两人似乎找着了点默契,暗暗笑了笑。
  今天的活不比往日少,但做得却格外轻松,到了晚上八点,人依然不觉得疲
劳,轻松收拾衣物,悠悠出了大门,赫然发现小徐在外等着我,我丝毫不觉得吃
惊,二人又是一阵大笑,各自的心思好像对方都猜透了,我故意问小徐:“怎么
还不走?”小徐也不点明,道:“等你呀,你现在走吗?”我笑了笑,道:“我
现在不走,你先走吧。”小徐也不是个傻子,道:“我走了,你一个人去看,不
怕寂寞?”我忙走上前,一把拉住他的手,激动的道:“好小子,你和我想到一
块去了,不简单!”其实在工作中,我和小徐算是比较好的合作伙伴,这种好也
是相对的,这种服务行业不同于其他技术或经销行业,人与人之间的感情都比较
淡,只不过和小徐在某些观点与看法上略有相同,谈得也比较投机,故而算是比
较好的同事。小徐被我这么一拉,也是激动万分,忙道:“今晚有好看的了,咱
们先去吃他一顿,等到十二点钟再回来看热闹。”我点头同意,便和他在附近找
了个大排档,点了几个小炒和烧烤之类的东西,慢慢吃起来。那会儿,我俩谈得
更投机了,海阔天空的吹,但半分都未扯到sm上来,只是聊一些对当前形势的看
法,骄龙哪个最能升职之类的话题。期间得知小徐的年龄只有二十四五岁,高中
毕业,但生活阅历确比我丰富许多,我自叹不如。就这样吃了好一会,一看表才
十点多钟,小徐和我又上了会儿网,一直到十一点半才慢慢渡到骄龙来。此时的
骄龙是灯火通明,门外的迎宾抢客源,见到了客人如同见到了祖宗,喜上眉梢,
一阵打情骂俏声过后,又是拉又是搂,丝毫没有一点不好意思,整个场面好生热
闹。我和小徐没有走大门,而是从员工通道进了里面。走着正好,突然小徐停下
脚步,望着我道:“今天的事你我谁都不可说出去,保证!”我自然答应,小徐
这才放下心,继续走路。门卫见我二人是内部员工,也没怎么多问,就放我二人
进去。我下午来的时候刘头的故事已快讲完了,故而不知他所说的看见人受虐待
的那间房间在哪,只好跟着小徐,随他慢慢的找。找了近一圈,没发现什么特殊,
倒时引起了骄龙部分老员工的怀疑,不知我二人这么晚又来做什么。
  就样找了一会,碰到熟人就说回来拿换洗的衣物,倒也没多少人细问。又找
了一圈,最后我和他的视线都落在了二楼最深处的一个中等包房上,这是包房就
算是白天也不让我们做清洁,当时得到的解释是:“此包房为临时仓库,无需你
们做清洁,待会有人做。”我二人蹑手蹑脚走到那间包房门前,贴门倾听,里面
好像有人说话,但声音极轻,我二人一惊,本是库房,怎会有人声,不会是小偷
吧,如若是,那抓到后我二人的功劳就大了。于是轻轻推了推门,那门未锁,这
一推由于力度把握不好,竟全推开了,里面不光有人,而且还有好几个人。我发
现小徐的下身在慢慢涨起,我也不例外。里面的一幕实在令人太惊讶了。
  四个男人,两个女人。四个男人趴在地上,贪婪的舔着两个女人的两双脚,
每个男人都抱着一只脚来回的狂舔,舔了又闻,闻了又舔,两个女人抽着烟,尽
情的享受着这等伺候所带来的快感。我一看那两个女人,都好眼熟,一个不是菲
姐又是谁!另一个不是在骄龙任迎宾员且那日在新天天所见的白裳女孩,又是谁!
  食金六》
  这一惊倒着实不小,四个男人舔女人的脚,菲姐和白裳女孩竟是sm类人士,
原来只有在网上或小说中所见的情节,在现实生活中发生了,而且和自己贴得那
么近,不由得双腿发抖,全身发麻,如同置身在梦中一般,昏昏沉沉,不知所措。
小徐的嘴张得比我还大,我斜眼看去,他裤档鼓得老高,原来这家伙有这嗜好!
  包房内的六人见门外突然来了两个不速之客,便大为恼火,只听得菲姐大声
道:“哪个部门的服务生,好大胆子,骄龙禁地也敢来,还不滚!”这一叫倒惊
醒了处在半昏迷状态的我和小徐。小徐用力的揉了揉双眼,继续睁大双眼往里看,
我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人家已然开赶,何需赖着不走,搞不好她们告到经理那,
我们都要吃不了兜着走,忙拉了拉小徐,示意要他快走,可小徐此刻哪听得进我
半分,口里含含糊糊不知念些什么,脚上却是半步都不肯移动。里面舔脚的四个
男人中有两人放下手中的脚,同时转身站起,朝我们这边走来,细看这两个男人,
一个正是那日所见的老白,还有一个不是别人,正是老胡。
  老白和老胡朝我们这边走来,小徐丝毫没意识到不妙的事即将发生,依然呆
呆看舔脚,我还未来得及拉小徐走,已被人拉住衣领,用力一拽,竟然给硬生生
拉进包房。刚跨进包房还未站稳,老白和老胡又对我二人用力一推,由于力气过
猛,我们便重重摔倒在地,趴在那两个还在舔脚的人身旁。
  小徐像着了魔似的,对刚才的情形完全不屑一顾,哪晓得自己是怎样被拉扯
进来,又是怎样被摔倒在地的,只是两眼无神的看着舔脚。老胡和老白像个天神,
在我二人身后竖着,动也不动,倒是我二人像个囚犯,被押着进来,等待两个女
人的审判和裁决。我推了推小徐,埋怨的道:“你小子把我害苦了,叫你走你不
走,现在怎么办!”,小徐依然一副痴像的看着两个女人的脚,这可把我激怒了,
一巴掌打到他的头上,小徐“啊!”的叫了一声,慢慢才从会过神来,四周一望
全是昏沉沉,只有左边墙脚开着一盏十来瓦的红灯,照得房内幽暗幽暗的,不禁
害怕起来。由于刚才我二人是推门而入,门外四十多瓦壁灯照得里面还算清楚,
现下我二人已进房,房门又给老胡与老白关了,里面所有物体的可视程度是只见
其形,不见其容,包括人。小徐望了望我,又乞求的望着坐着的两个女人。两个
女人完全无视我们的存在,照旧她们的舔脚活动。我和小徐趴在地上,哪敢动半
分,原因有二,一是被眼前的场景所震慑,二是惧怕身后两个一米八个头的男人。
  就这样趴了近十来分钟,我和小徐准备缓缓站起,陪个不是好溜之大吉,哪
知一个熟悉的声音将我二人再次推下,“想走,小朋友,好玩吗?这位小弟弟好
像很喜欢我的脚,不是么?”说话之人正是菲姐,我抬头看去,由于灯光的原故,
菲姐的容貌实在无法看清,那日在骄龙听她说话时,也未注意到她的模样,不过
自那日后,再也没见着她,今日也只能说是第二次见面。借着弱光,隐约见到菲
姐穿着一件紧身内衣,不知是灰色还是深蓝色的牛仔裤,光着脚。听骄龙的人讲
道,菲姐只有二十三岁,由于出道比较早,便称她菲姐,在骄龙客房部任职。菲
姐又道:“小朋友,在想什么呀,想不想闻闻我的脚呀,哈哈哈哈!”几句话说
得销魂蚀骨,淫荡无比,哪个男人能经得起如此的诱惑,还不一扑而上满足自己
的欲望。况且我和小徐的体内又有着sm的嗜好,听得此话不等说完,便想冲上前,
抱了她的脚猛舔猛闻,可小徐还是先我一步,菲姐的其中一只脚被先前那个男人
舔着,另一只被近乎疯狂的小徐牢牢抱住猛舔,哪还有我的份。菲姐一脚将小徐
蹬开,不耐烦的道:“怎么这么没规矩呀,小朋友,你好可爱,同这些叔叔伯伯
一样,爱闻我的脚,但是你有资格闻和舔么?”边说边用那只脚在小徐的脸前晃
动,小徐又禁不住不诱惑,双手捉住那只晃动的脚,放在鼻前细细的闻。菲姐猛
然站起,一脚踹到小徐身上,小徐被踢翻了个筋斗,一头栽在墙脚。菲姐回坐后,
老胡和老白抢上前去,一人给了小徐一巴掌,老胡反手也给了我一巴掌,骂道:
“叫你们别动就别动,还动!”我脸上火辣辣的,出于气愤顶了一句:“你凭什
么打人,我又没舔!”老胡哪容得我再说,抬手准备又打,忽听得一人道:“老
胡,没完没了了么。”,我侧眼望去,原来是坐在菲姐身旁的女孩说话。这个女
孩自上次新天天一见之后,对她的印象甚好,当日不是因为蓝裳女孩绝色过人,
她的容貌也算是极品。再次见面是那日在骄龙,今次是第三次见面,见到自认为
的老熟人且又替自己说话,自是百感交集,一时语塞,不知如何感激。菲姐淡淡
的道:“小朋友,有人救你呀。”从开始到现在,菲姐一直称我二人为小朋友,
可能论年龄我还长她几岁,不知是从入行辈份上来划分还是从我二人的行为上来
区分,我一直都未太在意,便回答道:“谢谢菲姐。”菲姐非常吃惊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呢?”我便将自己在骄龙的岗位性质告之于她,菲姐又问
及我二人为何找到这来,我只好将上午所听刘头讲的事情一一道来,所涉及刘头
的事极少,淡化话出刘头之口,强调听别人说,菲姐听了呵呵的笑了起来,对旁
边的女孩道:“想不到这事传得这么快,楼层的几个服务生都知道了,莹莹你看
呢!”原来这个女孩叫莹莹,好动听的名字,如人一般,骄美可爱楚楚动人,不
禁心中一阵窃喜。莹莹不住的摇头,一时没有话可答,菲姐又说道:“没办法,
正当生意,又不是见不得人,不管他。”说罢,抽出先前趴在地上的男人嘴中含
着的脚,在他脸上摩擦,轻轻的道:“还不是你这只狗不听话,每天闻我的脚,
脑子里完全不长点智慧,亏你还是个副总。”那男的没有说话,只是用力舔着。
我望了望那男人,大约也有四十来岁,秃顶,一副忠厚老实的奴才样,肥胖的身
躯趴在地上,抱着一只美人脚舔,一个人独自享乐是悠然自得,完全是两耳不闻
窗外事,一心只把脚来舔。
  倒在墙脚的小徐现在慢慢爬到我的身旁,和我一样仍旧不敢站起来,只得半
趴半撑的坐在原地。菲姐望了望小徐,道:“小朋友,喜欢我的脚是么?”小徐
不住的点头,不过他不敢再贸然去抱菲姐的脚,只是两眼睁得老大的看着菲姐那
只悬在他眼前的脚。菲姐侧头对莹莹轻声道:“这个小家伙我非常看好,能调教
出来的。”莹莹笑了笑,道:“菲姐眼光不会错的。”菲姐便对我二人道:“知
道伺候的意思么?”我和小徐各讲了些大道理,菲姐又道:“喜欢伺候人么?”
我和小徐都是忠实的sm爱好者,有时近乎疯狂,如此机会怎能不抓呢,两人大力
的点头。菲姐又问道:“接触过么?”小徐摇了摇头,而我则为了弥补刚才未舔
到脚的失望,又有几分想讨好菲姐的意思,便将原来在网上了解到的sm的知识加
上自己的简单理解,告之于她,她二人听后不住点头,莹莹把还在给她舔脚的男
人踢开了,怒道:“狗东西,除了舔脚,你还知道什么!白调教你两个多月。”
那男人一脸的茫然,不知莹莹为何发如此大的火,当下也不敢做声,趴在地上痴
痴的看着莹莹。那个男人倒比给菲姐舔脚的男人瘦多了,一张长脸上合理的镶嵌
着五官,年龄估计只有二十七八岁,样子长得倒是特别精明,不过看他一头蓬乱
的头发,估计今天被折磨了好久。菲姐又对我二人道:“你们知不知什么是长调
和短调,不过我现在只进行长调。”我们由于不理解长调与短调,便摇头,菲姐
道:“短调就是所谓的收费性暂时服务,时间挺短,一二两小时一场,目的是满
足某些人的暂时奴役需求。长调则是培养与饲养专门伺候主人的特特殊服务生,
时间稍长。可以这么说,短调是娱乐你自己,而长调则是娱乐我们。”菲姐所指
的特殊服务生就是所谓的奴隶。短调既然她不要人,参加长调料想也行得通,我
和小徐便没过多考虑,双双都答应了。菲姐和莹莹一阵大笑。我的头脑此刻是一
片空白,如同苍白的心灵陷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一般,感觉前途一片渺茫。
  菲姐收了笑,从身旁的皮包中取出一支烟,点了火,悠然的抽了一口,慢慢
的道:“小朋友,想在骄龙接受长调,可要会一首诗呀。”说罢,指了指左面的
墙,由于灯光太暗,我和小徐都无法看清墙上的字,菲姐使了个手势,老白心领
神会,掏出一个火机点着,四下稍稍亮了一点,我和小徐凑到墙边,确实发现一
首诗,小徐缓缓的念了起来:“鞭走中华我自在,舌游神州品味长。
  铁打穿肠轮回揍,天子束缚梦已亡。
  九死一生含霜泪,骄龙食金意成金。“
  在这首诗的左上角还有一个非常小的标题,“食金”。小徐刚一念完,菲姐
和莹莹又大笑起来,整个昏暗的包房充满了令人窒息的淫荡气息,久久不能散去。
  食金七》
  好可怕的一首诗,读来是耐人寻味,几个黑字犹如几枚钢钉,直插过来,将
我的胸膛牢牢钉穿,仿佛置身作者的境界,体味作者感慨万千的思绪,回味作者
无尽的忧伤与无奈,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便似在我身上重演一般。
“铁打穿肠轮回揍,天子束缚梦已亡”,不知作者当时是处在何种境地,又是被
何人所折磨得如此难过,但全盘读下来,又发现作者有种置之死地而后快的感受,
否则怎会将这种折磨后的感觉理解为“意成金”呢!何为之“食金”?古有金一
说,指人在经历了世俗的风雨后,不堪受打击,又要保全自己的高贵名誉,不愿
平凡一死,便食金块自杀,但无食金一说。从字面理解,“”字的更多含义是忍
耐,如“忍气吞声”等,多用于强调本意不愿,受人所害,更多是被动角色。而
“食”则不然,如“食欲”等,多是指品味、体味一类,而且主观意识极强。
“食金”这首诗表现的是在忍气吞声、受尽人世间种种磨难,而贯穿全诗主题的
诗名,却是在强调作者如何如何的自愿,如何如何的甘愿去死,虽然是个死,却
死得其所、死而无怨。
  小徐哪能理会作者的含义,只是附和的说了几个好字,便不再作声,我见他
不说话,自己又怎好将理解的诗文说出,也默不作声。老白收了火机,房内又是
一片黑,只听得菲姐缓缓的道:“小朋友,读完了么,想不想啊?”我和小徐忙
说想,菲姐道:“今天好晚,明天这个时候再来,小朋友,明天不见不散呀!”
说完便没有再理会我们。我和小徐都退了出去,临走时,我偷看了老胡一眼,发
现他两个眼珠瞪得老大,不知看什么看得如此出神。
  第二日晚,我和小徐又不约而同来到此处,里面依然是黑,隐约看见一个人
坐着抽烟,我二人小心的走入,生怕惊动了这个人,但越怕出乱越出乱,我不知
踩了个什么玩艺,人一时站不稳,前后晃动把握不住重心,加之房内又黑,一个
踉跄栽向前方,硬生生的趴到了地上。这一跤跌得好厉害,头也昏是眼也花,朦
胧中感觉有个女人在笑,又感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的头上,而且来回摩擦,好似
柔若无物,又好似一块大石,起伏不定,那种感觉好似童年的回忆,摔了一跤后,
长辈们轻轻的抚慰自己的小脑袋,自己的心灵得到安慰,无比感激,无比幸福。
慢慢得我爬起身来,坐在地上,那个东西也随之移开,借着幽暗的灯光,我定神
一看,里面坐着的人原来是菲姐。她抽着烟翘着二郎腿,正打量着我,四目相交,
我忙将头低了下去,不敢与她正视,只见菲姐翘起腿,用脚轻轻按在我的额头上,
好熟悉的感觉,原来刚才在我头上轻轻抚摸东西是菲姐的脚,我心下大喜。那只
脚慢慢滑下直至我的脸,轻轻在我鼻头按压,菲姐没有穿丝袜,淡淡的脚味被我
闻了个正着,菲姐并不是汗脚,脚上只留有丝丝的皮革味,我伸出舌头轻轻的触
了一下,菲姐将脚慢慢的滑向我的嘴,用脚趾将我不老实的舌头轻轻塞回口中。
我含了住了菲姐的脚趾,不让其抽去,菲姐也没强行抽出,任我贪婪的吮吸。我
用余光环顾四周,除了跪在我身旁痴痴看我舔脚的小徐外,并无他人,我心下寻
思,今日为何莹莹未来?
  吮脚一会后,菲姐将脚抽出,低声道:“今天是第一天,小朋友,正式的游
戏在今天就开始了,准备好了么?”小徐抢在我前头道:“准备好了,昨天就准
备好了。”我知小徐抢话是因为心中极为失衡,想极力讨好菲姐。自昨日一事后,
我同他在交往上淡了好多,今日见面也只是点点头,并无多话,不象往常那般有
话没话总要找点话来说,可能双方都发现对方有此嗜好,二人又都想争宠,故将
对方视为竞争对手,而导致感情交往淡漠。
  菲姐又道:“今天可是非常有趣,不过得受点皮肉之苦呀,行不行呀小朋友!”
说罢不等我二人回答便站起身来。我抬头朝菲姐看去,今天她穿得异常妖艳,由
于灯光的缘故不能发现衣衫的颜色,但能瞅见是一件深色低胸露背连衣裙,前胸
的桃领几乎开到了腹部,两块硕大的乳房若隐若现,腰间系了一根挂满金属片的
装饰带,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根长鞭,在黑暗的衬托与光线的映射下,好似一个
不可一世的女魔头。菲姐伸出一只脚踩在小徐头上,脚上使力,小徐被踩得趴在
地上,脸紧紧贴在地面,全身动弹不得。只听菲姐道:“小朋友,你先来好么!”
小徐脸贴在地上,说话不便,只是哼哼的回应以示认同。我在旁看得目瞪口呆,
一时无话,老老实实的坐在那一动也不敢动。
  菲姐抬手举鞭,唰的一下一鞭打下,鞭在空中的啸声未断,已被沉闷的肌肤
撞击声所抵消,再就是阵阵的人嚎声穿梭于这个房间。一时间鞭声、嚎声交杂在
一起,显然小徐未受过如此大的肉体刑法,只听他尖声怪叫:“不要打……打…
…,菲姐,我错……错了,好……好……”最后几个“好”喊得叫人全身发麻,
如果没有听到鞭击之声,旁人绝不会联想到是在受苦,倒似在享受极度的乐趣。
菲姐抽了近三十来鞭,停了下来,从到沙发上,娇喘连连,小徐跪在地上不住的
呻吟。菲姐断断续续的道:“好,今天……今天就到这吧!还有劲吗,来给我舔
会儿脚。”小徐慢慢的爬过去,吃力的抱起菲姐的一只脚,细心的舔了起来。我
也小心的爬了过去,准备去舔她的脚,哪料菲姐将我蹬开,道:“今天不允许你
舔,没挨鞭子想闻我的脚,把我鞋面舔干净。”我捧起菲姐的凉鞋,认真的用舌
头清洁鞋面,涩涩的皮革味与鞋上的汗酸味渗入我口中,不一会两只鞋的鞋面已
被舔得极为光滑。
  小徐给菲姐足足舔了二十来分钟的脚,所得到的嘉奖则是菲姐那极富诱惑的
表扬:“小朋友,喜欢我的脚么,我的脚香么,不对,要细细的闻,这个趾头还
没舔呢。”小徐哪顾得自己背上的疼痛,被菲姐这么一说,舔得更卖力。好一会,
菲姐才将脚从小徐口中抽出,缓缓的道:“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明天继续。